我们都有“少男病”

2017年11月25日 9:48 作者:王宇昆 来源:《读者·校园版》  

  大概每个经历成长期的男孩,都会有一个嫉妒或讨厌的人吧。

  体育课,身旁的男生不用起跳便可以投进三分球,从而引得周遭女生阵阵尖叫,而自己用尽力气,球也沾不到篮板,被人嘲笑是运动白痴;因为青春期的延迟发育,看到其他男生的高个子而默默自卑和低落;喜欢的女生在自己准备告白的前一天已经和别的男生成功牵手,对方比自己优秀好几倍。

  无数次的比较与衡量,使那颗埋藏在无数少男心中名叫“嫉妒”的种子悄无声息地发芽、生长。这种自卑和不屑是每个青春期男生的通病,应称作“少男病”。

  高中的时候,我的身高和班里的大部分女生持平。因为在文科班,“雄性动物”是稀缺资源,所以仅有的几名男生被全班百分之八十的女生当成茶余饭后的谈资。

  “A的身材超棒,就是皮肤太黑了,像从非洲来的。”“你懂什么,这叫健康色。”“还是C综合素质比较不错,就是人太冷了,冰山一样,谁都没见他笑过。”

  如果被议论在别人看来是一件烦人的事情的话,对于我来说,却是无法得到的褒奖,因为被议论的男生的样子在异性的脑海里会多存在一秒。我感到羞愧,连被拿来比较的资格都没有,别人形容我的话无非是“脸圆圆的”“肚子圆圆的”“墩子”之类的说法。没有A发达的肌肉,没有B清俊的脸庞,也没有C一米八的身高。于是,日积月累,便催生了自卑的情绪,嫉妒的心理也膨胀起来,郁积在我的胸腔里,像是一个随时都会爆炸的气球。

  但后来大家的谈论对象都变成我时,我却一点也没有感到光荣。

  “D最近在疯狂健身哎,每天都能看到他在器材室挥汗如雨地训练。”“知道吗?我下课的时候偷瞄了一眼D,他抽屉里竟然有一盒精装的减肥茶。”“对呀,对呀,那天他还问我有没有什么有助于增高的食物呢。”

  我仍是一个小丑,依旧坐在教室的角落,球场上没有人为我欢呼,聚会时永远不可能成为焦点。所有的忽视在我的身上不断累加,那个时候我真的病入膏肓了。

  或许,是上天终于眷顾了我,在高三最后的几个月里我突然长高,身形变得匀称起来。这时班上女生的谈论里出现了我的正面评价,我成功地成为能和A、B、C比较的最佳新人。我很开心,又很惶恐。过往的岁月里,难道自己追寻的就是这样的感觉吗?

  这个问题的答案,我至今才得到。不久前同学聚会的时候,大家都异口同声地说我那时候是个嫉妒心很重的小人,我才发现大家一直都知道我的想法,却没有当面揭穿我。我看着他们透出善良眼神的眼睛,无地自容。

  “那时候,我其实觉得D挺可爱的,就是有些孤僻。”

  “对了,D,真对不起呀,那时候我们还私下叫你娘娘腔呢!”

  “以后千万不能再像透明人一样啦,现在多好呀,大家都那么喜欢你。”

  空气里隐约有躁动不安的气息,大家围在我的身边,我们环着彼此的肩膀,他们告诉我他们心目中的我,我也告诉他们我心目中的他们。

  “那时候,我就是太傻了,好希望能变成你们谈论的对象,可是你们眼里只有A、B、C!”“我当时特别羡慕A、B、C,谁不希望在青春期拥有男主角身上的特有光环啊。”

  我们在夜色里拥抱,痛哭流涕,冷风吹拂着记忆中年少时期心头的聒噪与不安。

  “少男病”,是一种病原体,会在思维意识里生长爱恨的药剂,它滋生胆怯,却最终会痊愈。我很庆幸自己曾经被這种稚嫩的病原体侵蚀过,正因为它曾在血液里源源不断地生长和蔓延,所以我才学会了慢慢成长和勇敢前行。患上“少男病”,请勿渴求迅速痊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