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留在旧时光里

2017年11月02日 14:51 作者:苏尘惜 来源:《读者·校园版》  

  寒假结束,回校的时候,老郑让我帮忙去看看郑柳川,托我给他带些东西。

  那么颓丧的郑柳川,是我没见过的,胡子拉碴,眼神倦怠,看起来总是睡不醒的模样,我几乎都认不出他了。

  “你这是自暴自弃?”

  “不然呢?我还能做些什么?”郑柳川自嘲地笑了笑,脸上满满都是心酸。

  从前为了保护嗓子,他很少碰辛辣的食物,那日他却带我去吃火锅,毫无忌惮地吃,吃下的每一口,都是他对自己的放弃。

  在残酷的现实面前,什么样的劝慰都显得太无力,我竟连一句安慰的话都说不出口。每个人的人生都要自己走,谁也无法替谁拿主意,谁也无法替谁承受生活的重负。

  想起旧时光里,那个甩着水袖唱戏的无忧少年,不由得感到幾分苦涩。这一路的成长,是他让我知晓原来每个人的人生是可以不一样的,是他教会我去为自己的人生拼搏。可当我踏上人生坦途时,他却走得越来越慢了。

  他就是戏中之人

  时光的脚步不曾为谁停留,一转眼已是2016年。这些年我忙着事业,穿梭于上海、深圳、北京,渐渐地断了跟郑柳川的联系,只是偶尔从我爸那儿得知,郑柳川后来回了老家,进了个小剧团,偶尔接一些商演,虽然不富裕,但过得开心,跟老郑的关系也缓和了。我曾经担心他会一直颓废下去,但这样的事情并没有发生。

  当我问起郑柳川跟老郑是怎么和解的,我爸只说了一句:“父子间哪有那么多宿怨。”

  世事变化,沧海桑田,岁月不知不觉就改变了人们的模样。

  那次我刚好休假回老家,老郑来敲我家的门,是来送戏票的,说是郑柳川他们剧团要去省里的大剧院表演,车已经包好了,希望我们这些邻居去捧场。

  老郑卖力地吆喝着,言语之间流露出对郑柳川的骄傲,跟从前那个誓死不让孩子唱戏的倔老头,简直判若两人。我接过票,纸面热乎乎的温度似老郑的热情,久久未散去。

  因为时间的缘故,我无法在那天出席,便私下找了机会去剧团找郑柳川。我到那儿的时候他正在排练,那一板一眼认真的架势,动人心弦的唱词,蓦然回首时的流连婉转,仿佛就是戏中之人。

  世俗里,唯有求同才不容易出错,大多数人都会选择随波逐流,那样的人生会顺遂得多。假若太特立独行,总会有很多阻力。

  可郑柳川的小半生显然是特立独行的,他游离在世俗之外,只为心底固守的信念,一步步走向了他要的未来。

  我恍然想起五月天《倔强》里的歌词:“当我和世界不一样,那就让我不一样。”他就是这样倔强的人啊。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