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种20来岁,需要按小时计算

2017年10月22日 15:29 作者:另维 来源:《读者·校园版》  

  常听到有人说,有的人晚上熬夜,只能说明其白天效率不高。

  我想他们大概没有见过,这世上的许多人,白天效率极高,零碎时间全部利用,晚上依然努力熬夜,不知疲倦。这世界充满可能性,要学的、能玩的、想知道的、可改变的都太多了,一周168小时根本不够用。

  他们或许一生都不会知道,这世上有一种20来岁,时间要一小时一小时安排,对下班和双休没有概念,人生状态一年一个新样子,因为一年的时光,实在能做太多事了。

  这样的人,在一所好学校里,一不小心就碰到了。

  罗C是我在华盛顿大学商学院金融课的同桌,深圳人。第一次进教室时,我们准确地辨别出对方是少有的中国留学生,便坐在一起互相帮助。

  第二节课,她的位置空了。

  商学院的录取率为22%,商学院的学生拥有去名企的“通行证”。我以为这里再没有不刻苦的人,如此松了弦一般,实在有辱自己过去的努力。

  第三节课她依然没来。我叹惋,真是要“管宁割席”了,道不同,不相为谋。

  一周后她终于出现。来得很早,找我借笔记。我注意到她的例题统统用铅笔写了一遍,她对着笔记一行行涂抹修改。抄完,道谢,还问要不要给我讲我画问号的知识点。

  我有点震惊。

  她听讲有自己的节奏。只听做了记号的题,边听边核对预习笔记,有时候核对得比教授讲得快,她就翻到下一章预习去了。

  我一脸蒙圈:这是何方神圣?

  教授在课间和放学后都会被班上的同学围住请教问题,轮到她,她首先道歉:“对不起,我上周在亚利桑那州打比赛,错过了两节课。”一口流利的英语。

  教授眼睛一亮:“你就是我们班的高尔夫球运动员!你上周的比赛转播我看了,表现太棒了!恭喜!為你骄傲。”

  她居然是NCAA的学生运动员,我们俗称的体育生!

  NCAA是全美大学体育协会。熟悉NBA的人知道,NCAA每年为NBA输送新人,相当于中国的国家青年队。美国人希望职业运动员至少拥有大学学历,并要求他们读书和比赛两不误。

  我修过“体育社会学”,知道美国大学里的体育生奖学金丰厚,但每天下午都要训练,只有上午可以用来上课。作业多,节奏快,大小考接踵而来,他们却要像NBA球员那样,在不同客场间飞去飞回,直到自己所在的球队被淘汰。校高尔夫球队是甲A级,也就是说,罗C的赛期长达几乎整个学年。

  这期间,她一周至少训练20小时,时刻活在比赛排名和反复出差的压力下,缺课自己找辅导员补,错过考试自行与教授商量补考时间。

  作业,我想不出她拿什么时间写,训练体力和时间双耗,比赛更是少则缺课四五天,多则八九天。她才20岁。

  而我,仅仅是这里的学习压力,就已经把我逼得哭天喊地了。这所世界排名第九的大学,教授讲课快得完全不考虑我的接受能力。一节课一章节,旁征博引不断,英语原本不是母语,如果不事先预习讲课内容,我经常半天听不懂今天学什么。可是课本一章少则30页,多则上百页,密密麻麻的字母,e-mail里还经常冒出临时读物。

  很长一段时间,我很努力,却不见成效。美国的大学,期末成绩通常只占总成绩的25%,平时作业、测验和课堂讨论都算分,一项成绩落下,半学期超常发挥才能弥补。我出师不利,越往后压力越大,急得掉眼泪。

  她到底是怎么活下来的?

  我立马变成了她的跟班,跟着跟着就懂了:中午下课,她端上三明治和咖啡去最近的图书馆自习,路上已经吃完午饭,写起作业旁若无人,时间一到,说句“再见”起身就走。她简直每一秒钟都是掐着过的,一天的效率抵我三天。

  我高中时,月平均写小说6万字,成绩很差。班主任说,都是你上课写小说耽误的,必须把全部时间和心思放到学习上才有出路。后来,为了跟上大学进度,我首先放弃了上学期间一直坚持的写作,直到遇见罗C。

  罗C每次上课,都是预习充分、带着问题的,我问她到底是从哪里挤时间读课本的,她说在飞机上。

  “在飞机上预习我也试过,太难受了,根本无法集中精力,还总有人送吃的打断你。还是在图书馆里学习有效率,安静,还有旁人用行动鞭策你。”我说。

  她说:“我也有同感。可是如果不在飞机上看,我就真的没有时间看了。”

  原来,我的成绩差不是因为写小说,而是我没有合理地利用时间。

  那门金融课,罗C的结业成绩4.0,满分;而拼尽全力的我才拿到3.4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