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先生的电影周末

2017年08月28日 13:11 作者:湿青衫 来源:《今日文摘》  

  周末对C先生来说宛如一场隆重的宗教仪式。

  闹铃在10点钟准时响起,C先生睁开惺忪的双眼,啜一口枕边备好的水,旋即起身沐浴、剃须,依照食谱做一套营养午餐,研一杯热咖啡,伴着唱片轻扬的旋律愉悦地进餐。享用完毕,换一整套崭新的休闲装,踏进新擦好的皮靴,回望一眼屋内作为告别,而后关门出发。

  与工作日挤地铁不同,C先生这天会选择计程车。前往影院的途中,他习惯倚着软座用手机检查一下预订的影票,确认无误后翻看一阵影评。下车后,C先生会先找到自动取票机,取好票后对下腕表,在休闲区翻看一会儿电影杂志或宣传册,倘若有投币式按摩椅,也会闭目躺上一阵子。时间再充裕些的话,C先生会到附近的游戏厅消磨时光,由于常去,C先生固然得心应手,引来围观者经久不息的赞叹。

  提前5分钟入座是C先生的惯例,他偏好选择3排和5排这样中前区的中央座位,观影角度恰到好处,还能看到形形色色观众不同的反应。每逢有大家一致激赏的镜头和对白,C先生都会捧起手中的大杯茶饮,啜上一口,作为致敬。

  观赏結束,C先生会在周围寻一家有品位的店,一边回味电影情节,一边进享晚餐。随后乘车回家,换好睡袍,将归途中构思好的影评发布在社交平台,关好床灯,在期待评论中渐入梦乡。

  C先生一直如同虔诚的教徒般奉行着电影周末,直至最后一个。

  这天午后,C先生在冷风中伫立良久,却始终搭不到车,司机们一个个要么推辞地点太偏,要么直接说不认识。的确,C先生每隔几周就会随机调换一家电影院,人尽皆知的几处,早已轮换过了,何况此次要去的影院,连C先生自己都闻所未闻。

  钻出地铁,C先生好不容易在商厦的角落里找到了这家影院,取过票后,寻不到可供游乐的地方,C先生只好在又凉又硬的长椅上呆坐着看表。

  倒计时5分钟,C先生按例走进放映厅,立即又跑出来询问是否走错,售票小姐探头看了一下,摇摇头说没错,C先生只得半信半疑地踱回空厅里。要开映时,两名女学生冲进来,坐在C先生后排,影片演到小一半时,又赶来一对气喘吁吁的情侣,坐在C先生前排。其后的时间,偌大的放映厅里,5个人星星点点地坐着,安安静静地望着大荧幕。C先生不时拿起吧台仅售的瓶装水,咕嘟咕嘟地闷灌两口。

  电影演完,C先生围着商厦绕了好几圈,提供就餐的店不是混乱的自助餐厅,就是谈情的烛光酒店,没有一家是可容一个人独自进入,静心用餐的。

  寒风中,C先生漫无目的地在灯红酒绿的街头徘徊,感觉身体仿佛在缓缓沉入冰冷的深海,恍惚间他发觉这像极了电影中用于表现孤绝的经典镜头。

  后来听人谈起C先生时,大家都笑着说他不再在周末去电影院了,如今的C先生常去的是图书馆和体育场,结识了不少书友和球友,听说春节期间的读书交流会和足球赛,C先生全都报了名。

  (叶良荐自《三联生活周刊》)

  责编:Ester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