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伤害爱的天真

2017年06月13日 14:48 作者:张晓晗 来源:《意林》  

  我刚刚开始谈恋爱的时候,和你们一模一样,深受言情电影、电视和小说的影响,觉得自己已经是恋爱专家了,其实对男生真实的生活一无所知。

  高中时,喜欢上初恋男友。原因很简单粗暴,我下体育课,穿过操场。他正好打完篮球,摘下眼镜,甩着手指上的汗珠,抬头皱起眉头,狠狠瞪了我一眼。当时被Chuck Bass还有各种霸道总裁形象洗脑的我瞬间被击中了。真霸气。

  为什么连认都不认识我就瞪了我一眼!

  看样子一定是能帮我打死一个连的铁血真汉子!

  后来我们交往了,我才知道,那天他根本没看到我。所谓霸气一瞪,是因为他散光太严重了,摘下眼镜就算看路过的旺财也那么霸道。我自然十分失望,这种失望让我对他所有的行为都很不满。无论他做什么,我只觉得他软弱幼稚,不堪一击。

  人家小说里的男主角爹妈都被弄死了还努力复仇,让仇人进监狱,自己夺回公司,重新成为霸道总裁,你物理考了个不及格就要嗷嗷哭,算什么东西啊。

  我高中时就是迟到大王,他每天上学路上会帮我准备一份早餐,在我走到班级的必经之路递给我。现在想来是很细心的举动,当时我很不领情。你怎么就这么点出息啊?就会给女生买个早餐,不好好学习,不去做点大事,怎么成为霸道总裁啊?

  我过生日的时候,他折了一个玻璃瓶的爱心送给我,每个爱心里面都写了字。他营造了很久的悬念,我天天在家幻想他是要送我一个岛呢还是一个鱼塘呢。最后把这个玻璃瓶递到我面前。我说的第一句话就是,真想把它們扔掉。拿着这个玻璃瓶一路回家,内心只有失望。

  他真是幼稚极了,为什么做这么娘和无知的事情。他哪怕强吻我一下也好啊。

  最严重的一件事,是有一次全年级自习课做生物考卷。那天大雨,我没带伞,说好放学他帮我把新发的课本搬回家。可是他们班的老师留下所有人在自习课做考卷,做完交上才能回家。他从教室里溜出来,挠着脑袋,不好意思地说,能不能借我考卷抄一下?这样我快点写完了就能帮你搬书了。

  瞬间我变得怒不可遏。我跟他说,你只是想抄我的答案,并不是想帮我搬书,你连一个考卷都做不好,还想了那么多漂亮的理由来骗我考卷。说完我自己就抱着一堆书跑出去了。后来我走到一半,他全身湿透,从身后跑过来,把包里的雨伞递给我,什么也没说,搬起我的书就走。我撑着伞,连句谢谢都没说,问的第一句话是,考卷做完了吗?他说没有,我提前交了,我不想你淋着雨走回家。

  他努力地,为难地,想尽一切办法履行着自己的诺言。我却还是不满意,他为什么就是做不完那张考卷。

  后来我对他越发挑剔。感觉他无法控制自己的生活,总是有那么多难以解决的麻烦事,还常常吃醋,因为吃醋做出一些更幼稚的事。哪怕是开始我喜欢的部分,也在我眼里开始变得不堪。他每天滑滑板上学,开始我和所有女生一样,觉得这样很帅气。到了后来,我反复跟他说,为什么这样爱出风头,一点不沉稳,而且很危险。他说不是为了出风头啊,我真的很喜欢滑板啊。我说滑滑板能当饭吃吗?难道你准备滑一辈子吗?他说准备滑一辈子啊,我还要去美国滑呢。

  说的时候他神采奕奕,我一头冷水泼过去。真的太幼稚了,不懂什么是生活,我们分开吧。

  现在想想这些事情,反而感觉,自己才是一个彻头彻尾幼稚的大白痴。我们十六岁,都是第一次正经接触异性,学着相处,他尽力做了所有希望让我感觉到爱的事情,我却期待在他身上找到渴望的一切。尽管那些渴望都是虚构的,不真实的,用来欺骗少女的。

  喜欢相对成熟的人,没有错。可是幼稚这件事,也没有错。毕竟每个人都需要时间和空间去成长,并有选择如何成长的权利。如果他把真心交付给你,就是把铠甲交付给你。你总是会发现他们软弱脆弱的一面。那么多事情都是他们驾轻就熟的,可以控制的,哪怕是交往过程中知道每一步该如何让你欢心满意,但是爱你这件事是第一次发生,是控制范围之外的。

  我和初恋过家家似的,好好坏坏,再怎么样也是同一所学校,再讨厌对方,也一起看着对方成长。后来他真的去美国了,继续滑滑板,我时不时在各种社交网络看到他的照片,全身伤痕无数,文了各种身,却笑得很开心。忘了说,他爸爸其实是真的总裁,对他的选择也非常愤怒,觉得他是扶不起的阿斗,自己却也没什么好办法,只有不停地给老师送礼,希望老师严加管教。老师就真的严加管教。他不是读书的料,性格又比较内向,所以高中时期,他过得本来就很压抑,还在书包里放过遗书。那封遗书被我发现之后,劈头盖脸骂他,这都是些什么小破事儿,为这你就要死吗?而且你死后分的竟然是你的那些玩偶。

  我作为他信任的人,没有给他带来丝毫安慰,只有给他的憋屈火上浇油。

  好在命运温馨可亲。他上个月刚刚结婚了,妻子比他大几岁,很会照顾人。认识的朋友去参加婚礼。我好奇地问,他还是老样子吗。朋友说对啊,家里一堆玩偶都是他的,每一个还起了名字。

  朋友说到,我才想起来,我们一起买过一个辛普森玩偶。他说是他儿子。我们曾经在一个夏天的午后,捧着半个西瓜,看着辛普森在洗衣机里滚动,身后是动画片的主题曲,我帮他胳膊肘上涂红药水,我们有一搭没一搭,编着关于辛普森的故事,没遇到我们之前它在哪里,未来它又会在哪里,它很爱滑滑板,它会找到对它好的太太,帮它烧晚餐。它会不会有小孩呢?男孩还是女孩?挺拔的还是温柔的?无论如何这是没有生命的,黄色的家伙,会过上幸福平稳的一生。平稳得像是一列绿皮火车行驶在铁轨上,天晴也好,雨雪也罢。

  他其实是一个很好的初恋对象,也很感谢他让我的初恋有那么多回忆起来尚觉温馨美好的细节。而在故事中,我反倒是一个非常非常糟糕的恋人。

  男人的天真是很可贵的,当然每个早熟的少女,像我一样,可以不欣赏他们的天真,但是也没必要去刻意伤害。毕竟他们也都是用自己笨拙的方式,很努力地爱过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