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王子》与失落的内在小孩

2017年06月11日 11:56 作者:淡水天 来源:《读者·校园版》  

  时间的力量

  16岁的一天与6岁的一天,同样的24小时、1440分钟、86400秒,所体会到的时间感受却是截然不同的。

  6岁的时候,你可以坐在公园的草坪上吃一个下午的棉花糖,闻玫瑰的芬芳,然后等待一场缓缓而至的日落。当金黄色的余晖映照你的脸庞,你高兴地拍手跺脚、纵声欢笑。是啊,你还只是个小孩,理应享有小孩的全部权利。

  16岁的时候,你在课桌底下偷偷藏了一本《小王子》。在听课的间隙或是写作业累了的时候,你悄悄地抽出小说,翻读几页。不一会儿,密密麻麻的待办事项就会开始在你的脑袋里打转,你立即自责地收起书,重新埋首在题海里。

  而26岁的时候呢?这对于你来说,还是一个遥远的想象。但我可以告诉你,当26岁的我坐在电影院里,看着曾经熟悉的文字以画面的形式呈现出来,看着年幼的小王子长大了,像普通人那样去生活,他彻底忘记了自己的过去,也失落了他的初心和原乡——在那一刻,我深切地感受到时间的力量,也触及它意味深长的一笑。

  可怕的不是长大,而是忘记

  英国利兹城市大学的心理学讲师史蒂夫·泰勒在《时间心理学》一书中提到时间流逝的法则。他指出,时间会随着年龄的增长而流逝得愈来愈快,一个青年人的一天与一个小孩的一天,其心理长度是不同的。当你还是一个小孩的时候,你总能发现从未体验过的新鲜有趣的事情,时间也流逝得緩慢。当你开始长大,过去“新鲜”的经历逐渐变得索然无味,除非你能够不断进入新的环境、体验新的事物,否则,每一分、每一秒都将成为流水线上的产物,你将眼睁睁地看着它们迅疾流逝,却什么也抓不住。

  《小王子》的作者圣·埃克苏佩里在原著当中避免谈及长大之后的部分,他对时间画下了休止符,让稚气未脱的小王子消失在飞行员的叙述之中,而一个“永恒少年”的形象,也永远地停留在人们的心灵深处。电影《小王子》则在尊重原著的基础上有所突破,它插入一条小女孩的叙事线,撕开了现实的真相,让人们看到小王子长大以后的部分——一颗头脑是如何破败,一颗心灵是如何收缩,一个人是如何走向与自我相悖的方向的;他忘记了自己是谁,不知道自己从哪里来,也无法建立起对自我的认同感。

  当电影里的小女孩不远万里去找寻小王子,却在废旧的垃圾堆里发现他的那一刻,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啊,小王子竟然成了“王子先生”!他忘记了一切,焦灼不休地工作着,甚至不愿抽出几分钟时间同她聊天。是的,小王子长大了,他不再有意愿去探求新鲜事物,她和他开始度过不同的时间。

  这种失落的对比唤起了人们的情感共鸣——可怕的不是长大,而是忘记。人们无比怀念那个“永恒的少年”,怀念他不知疲倦的好奇与一尘不染的天真,这种情结就像黏合剂一样,紧紧地连接着一代又一代人,在不同人的潜意识里书写着相似的代码。分析心理学家荣格将这种形象称为“原型”,即一种先天的反映倾向,归属于集体无意识的领域。“永恒的少年”,正是没有长大的孩子常驻在心灵之中的结果,是值得被呵护、被拥抱的“内在小孩”。

  然而,又有多少人遗失了他们的“内在小孩”呢?他们匆匆忙忙地长大,忘记了玫瑰的名字,忘记了驯服的意义,忘记了“沙漠之所以美丽是因为在某个地方藏着一口井”,也忘记了最初的自己。

  电影的音乐响起,小女孩开始帮助“王子先生”去找寻他身后的那个消失了的“小王子”。无数的大人也情不自禁地跟随小女孩的步伐,一起去找寻那个被他们遗忘了的年幼的自己。这注定是一段关于存在的旅程,交织着行动与选择、悲欢与遗憾。没有什么了不起的奥秘,一切不过恰如人本主义心理学家罗杰斯所说:“生命就是做自己、成为自己的过程。”

  “王子先生”终于找回了失落的记忆,他在摆脱束缚之后看见了满天的星斗,看见了完完整整的自己。而即将成为“大人”或已经成为“大人”的你啊,是否还会偶尔想起那个小小的自己?

  别忘了,你曾经的名字是——小孩。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