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慢悠悠,故事怎么说得完

2017年06月04日 11:30 作者:吴惠子 来源:《读者·校园版》  

  很久以后我才知道,原来M当年鲁莽无知的举动是在向我表白。

  那是我在学生时代第一次“当官”——路队长。我主要负责在人较多的地方“整队”,以免大家被冲散,还要在过马路时喊“立定”,保证大家的安全。我小时候觉得“当官”很了不起,因此经常在车水马龙的大街上无缘无故地喊“立定”,故意清点人数,以显示自己“位高权重”。

  在那条路上,附和我最多的是M。为了显示自己的厉害,在我的鼓励下,他还捅过一次马蜂窝,害得我们背着书包一路狂奔。后来有一次在数学课上,M递给我了一张小字条,有些字他不会写,用了拼音代替,大意是跟我表白。我还记得自己当时的反应,非常理智和冷静,我给他回道:“现在我们还小,要好好学习,等长大了就可以在一起了。”那是第一次有男孩向我表白,我懵懵懂懂,不知道怎么回应,只好拼命欺负他,仗着他喜欢我,经常抄他的数学作业,让他替我打扫卫生,使劲揪他的耳朵。他傻傻的,是因为喜欢我。

  我喜欢的第一个男孩叫CC,他住在我家隔壁单元的楼上,因为我妈常在他家打牌,所以我放学后便经常去他家写作业。

  刚开始我们互相看对方不顺眼,他一天到晚痞里痞气的,横着走路,吊儿郎当,还加入了我们年级一个特别蠢的帮派“冷血十三鹰”。当时我们快小学毕业了,我是中队长,袖子上戴着两条红杠,从头到脚一身正气,自以为长大了,便打心底里瞧不上他。我和CC打过好几次架,都是因为写完作业之后要看电视而抢遥控器,我要看《熊猫京京》和《美少女战士》,他要看《圣斗士星矢》。我当时心想,圣斗士动不动就一道光劈来劈去,简直无聊透顶。

  我和CC在他家的沙发上拿着抱枕互扔,有时候还上脚踢,他力气大,我打不过他。但基本还是我赢,因为一打不过他我就哭,我一哭他妈妈就从麻将桌上冲过来,把他拖到沙发的另一边揍他两下,教育他“好男不跟女斗”。我和CC上学时在一起,放学后还在一起。有时候我妈打牌打到很晚,我在他家的沙发上看着电视就睡着了。我们经常一起吃泡面加火腿肠,一起吃外卖的茄子炒肉,一起站在麻将桌边给各自的妈妈数钱。

  然后突然有一天,我和CC不知为何,竟化敌为友,开始互相谦让了。我们不仅不打架了,还主动把遥控器让给对方。以前我和他都不太喜欢自己的妈妈打麻将,后来我们经常在家问:“妈,你今天怎么不打麻将啊?”

  我和CC情窦初开,但上初中时分到了不同的学校,彼此刚开始萌生的好感最后不了了之。后来物是人非,发生了很多事,先是他家搬走了,接着是我家搬到了另一座很远的城市,我们便再也没有联系过。

  但我知道,他第一次妥协,主动把遥控器让给我,是因为喜欢我。

  后来,我这辈子收到的几乎所有的情书,都在初中三年集齐了。那时候,大家基本把常用的汉字认全了,开始听周杰伦的歌,以为自己听懂了歌里的爱恨情仇,就想试着去爱一爱。但我不想。我那时候开始热爱文学,喜欢写日记。跟同龄女孩比起来,我发育得还算比较好,也显得比较深沉,平日虽不苟言笑,却也收到了好多情书。每个给我写过情书的男孩的名字,我至今都还记得,有“学霸”,也有“学渣”。

  当时面对少年们五花八门的表白,我沉浸在自己“高冷”的形象中无法自拔。14岁正是早恋的年纪,可我偏偏看着“新概念作文大赛”的报名表,跃跃欲試,觉得身边那些喜欢我的男生都愚蠢透顶。

  但更令人遗憾的是,在我们心不甘情不愿地被迫长大的这段日子里,因为太想圆满,反而错过了许多人。因为长大后才会明白,我们大部分人无法享受彻底的孤独和绝对的自由,我们的灵魂渴望愉悦、分享、爱,所以我们需要带着自己的灵魂去侵略,也需要敞开心扉,迎接陌生灵魂的善意入侵。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