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里,那化妆过的祝福

2017年06月02日 10:52 作者:耶雅亿 来源:《读者·校园版》  

  一

  我的父母就像是两个永远长不大的孩子。我在他们的吵架声中长大,从小就懂得察言观色,猜得出母亲下一声是要喊“离婚”还是“自杀”,看得出父亲今天是要用喝酒还是赌博来发泄心中的苦闷……

  我们一家生活在上海卢湾区,那是不见阳光的棚户区,我们一家三口挤在十几平方米的空间里。在狭窄的阁楼上,我的耳边每天都充满了小贩的叫卖声和父母吵架的声音。每当父母吵架,我的心里就好像落满了灰尘。我上高一时,便感觉人生沉重不堪。我讨厌母亲用她的消极情绪来控制我,更讨厌父亲不求上进的懒散样子……

  我一度想离家出走,这时,一件小事改变了我的人生轨迹。

  我在阴暗狭窄的卫生间里发现了一群蚂蚁。蚂蚁沿着光滑的瓷砖往上爬,我顺手拿起花洒冲向它们。于是,这几十只蚂蚁就葬身水中了。没多久,另一个兵团的蚂蚁又重新开始向上突围……

  我打开阁楼的窗户,看着不远处金碧辉煌的大楼。我忽然觉得自己的命运如同这群蚂蚁一样,要出人头地是何等艰难,而父母所能给我的就是一次次迎头泼来的冷水。

  但是,我能否像小蚂蚁一样逆流而上呢?

  二

  就在这个时候,做厨师的父亲在工作时出了事故。

  一锅热水浇到了他的手臂上,医生说他可能会落下残疾,而且不能重操旧业了。母亲把家里的存折和银行卡都甩给我,绝望地躺在床上,絮絮叨叨地說着这么多年来自己所受的委屈。

  接过存折的那一刻,我觉得自己突然长大了。我计算起家里的存款和父亲所需医药费的巨大差距;我思考着找哪些熟人寻求帮助,再去亲戚家里借钱……

  在舅舅的陪同下,我找到餐厅的经理,经理的态度非常傲慢:“责任不在我们,你爸是酒后失手。”

  我说:“你必须把欠他的工钱和你该赔偿的部分医疗费给我。”

  经理问我:“你多大了?”

  我说:“我16岁了,我可以代表我父亲。”

  经理让会计结账给我。临别时,他说:“我儿子整天沉浸在网游中。等你有空时,我请你吃顿饭,叫上我儿子。”

  三

  那晚,我赖在父亲的病房里不走。反正父亲也没力气骂我、打我,我就把在心中压抑多年的话讲了出来。

  听着我讲洗手间里的蚂蚁的故事,泪水从父亲眼中渗出,这是他第一次在我面前哭泣。我像哄小孩一样对他说:“出院后咱们活出个人样来!别怕,别哭!老爸,你要振作起来,我们娘俩都还要靠你呢!”

  第二天,我去茶馆里把母亲找了回来。母亲又要去找酒喝,我摔了酒瓶,对她咆哮:“你是想要等到你老的时候,我和你的外孙都瞧不起你吗?!”

  母亲怔住了,她瘫软下来,讲了许多话。我安慰她说:“妈,你才40岁,还有大把的日子,你的福气还在后头呢。”看到我软硬兼施,母亲终于服输了。我鼓励她不要放弃,就像那群坚持的蚂蚁一样。

  四

  我和父母“约法三章”:再也不许喝酒、不许吵架、不许去外面混日子。

  很多次,父亲和我讨价还价,问我可不可以抿一口酒。我说:“你能喝一口就能喝一瓶,你要想失去我这个女儿,那你就喝!”

  很多次“拉锯战”之后,父亲终于戒了酒。戒酒之后,父亲的身体越来越好。在我的鼓励下,他终于迈出找工作的那一步。屡屡碰壁之后,父亲终于找到了一份工作。工作太累的时候,他下了班就想搓麻将,用尽办法让我把工资卡还给他。我就和他玩“猫抓老鼠”的游戏,变着法子节流。

  母亲的牌友们来找她,我就毫不客气地警告她们:“如果下次你们再来叫我妈,我就去派出所举报你们赌博!”

  然后,母亲渐渐能在家里待住了,也开始做家务了。我们家有了香喷喷的晚餐,还有了温馨、干净的环境。

  我告诉母亲,这才是她最美丽的样子,我真为她开心。

  五

  父亲更勤奋地工作,利用业余时间做起了兼职。母亲绣起了十字绣,从小就有刺绣功底的她,将这门扔掉了很多年的手艺再次捡起来。从小幅开始,她越绣越大,还挑战起了《富春山居图》。

  她的劳动很快就有了回报,有刺绣店铺的老板主动与她合作。母亲的刺绣得到了市场的认可,很快就订单不断。母亲还去茶馆里招了两个牌友,跟她一起绣十字绣……就这样,我们家渐渐有了自己的刺绣小作坊。母亲在教人刺绣的过程中找到了自信,过得越来越开心。

  我们家的存款渐渐多了起来,很快我们就付了新房子的首付和装修款,搬出棚户区,住进了像样的新家。

  父亲对我说:“女儿,我的同事们一直夸你,说你把自己的父母管理得这么好,将来肯定是个公司高管。”

  母亲也常对别人说:“我没有白养这个女儿,她可比我有出息多了。”

  六

  一天,我看到电视上正在播放对歌手蔡琴的采访。蔡琴说:“父亲一直在外工作,母亲懦弱胆小。身为长女的我从小就承担起了照顾家庭的责任,母亲就像是孩子,需要我照顾……回想自己的青春,我从来都不知道叛逆的青春期为何物……”

  我的心里万分认同蔡琴的感受。原来,命运真的会让许多孩子从十几岁开始就被迫成熟和果敢起来……怪不得,蔡琴的歌声会那么美、那么意味深长。

  回首那段特殊的青春,我不由得感慨,原来苦难也是一种化妆过的祝福。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