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你不再哭泣

 2016/10/14 13:29  辉姑娘 《今日文摘》  (201)    

那年深秋,我在傍晚的寒风中,走进托莱多一家小酒馆。

酒馆里的气氛并不好,一个醉鬼在吧台上趴着,还嘟囔着几句醉话。

小小的演出台上,乐队有气无力地弹奏着悲伤的音乐,歌手哼哼唧唧地不知道唱了些什么。

角落里一个吉卜赛女郎不知道在和谁打电话,讲着讲着忽然呜咽起来。

还有一家四口,大约是上菜上得慢了些,两个孩子有些不耐烦,站起又坐下,一不小心打翻了装满水的杯子,母亲手忙脚乱地处理,父亲拧着眉头,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我坐下来,却发现自己屁股下面的椅子已经有些松动了,发出咯吱咯吱的响声。我想换一个,却发现没有新椅子了。

侍者将一份有些发冷的牛排重重地放到我的面前,我尝了一口,牛肉很硬,酱汁的黑胡椒味道又太重。扔下刀叉,长叹一口气,看着窗外黑漆漆的夜色,不知道什么时候居然下起了雨,淅淅沥沥,那一刻我的心情低落到了谷底。

忽然门响了一声,一个卖花的小姑娘走了进来。

她挽着一只小小的花篮,篮子里是几支被雨水打湿的兰花,她的衣服也被打湿了,头发贴在额边,大大的眼睛扫视了这个小店里的我们,有些惊讶。

然而她很快就笑了起来,明朗的笑容仿佛扫清了阴霾。她几乎是蹦跳着来到那一家四口的桌前,说:“先生,给太太买支花吧!”先生紧拧的眉头慢慢松开了,他犹豫了一下,掏出了钱包。

他接过那支白色的兰花,为妻子别在衣襟上。

忙乱的妻子瞬间安静下来,她望望那支花,又望望自己的丈夫,笑了起来,连眼角淡淡的鱼尾纹都显得性感起来。

小姑娘又跑到我的面前。

“姐姐,买支花吧!”

我买下一支,想了想,走到了那个吉卜赛女郎的座位前。

她放下电话,有些惊讶地看着我。

我把花放到她的面前,又觉得这样有些冷清,于是补了一句:“愿你不再哭泣。”

姑娘拿起那支花嗅了一下,又抬头看向我,眼神里有感激,也有笑意。

她脸上的泪水甚至都还没干涸,便站起身来,走向舞台。

她把那支花递给了愕然的歌手,她对他说了什么,歌手的腰渐渐直了起来,他接过花,在上面轻轻一吻——然后随手一抛,身后的鼓手接住了它,几个男人大笑起来。

音乐响了起来,那是一首欢快的曲子。

吉卜赛女郎跳上台,随着歌手热烈地扭动起来,裙摆飞扬。

那个惹她哭泣的手机被孤零零地遗忘在餐桌上。

一家四口和我都站起身来为他们鼓掌。酒鬼被吵醒了,他揉着惺忪的睡眼给姑娘吹口哨。

侍者笑呵呵地推给他一杯热热的醒酒红茶。

有些路人听到音乐声,陆续拥进这家小酒馆,他们喝着彩,打着节拍,吆喝着让老板多开几瓶香槟。

店里的橱窗浮上白色的雾气,周围温暖起来,到处是手舞足蹈的快活的人,从后厨冲出来的老板甚至站在桌子上,放开歌喉来了一首奔放的西班牙歌曲。大家都疯了,敲击着地板与墙壁,放声大笑,互相碰杯、拥抱、亲吻。

窗外的雨不知道何时停了,我转过身去,看到那个卖花的小女孩站在门口,她的兰花只剩了最后一支。她拿起它,把它别在了自己的耳朵上。

在沸腾欢乐的人群中,她冲我微微一笑,嘴唇轻动,吐出一个单词。我听不清,却能猜到她说了什么。

她说:晚安。

那是我第一次看到天使的模样。

她挟花而来,随香而去。在温柔的黑暗中,凝出最美好的问候。

在这样令人沉醉的夜色里,又能说出什么呢?

那么,晚安。

(沈倩荐自《文苑》)

责编:小侧

 赞  0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4 + 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