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贫在左,快乐在右

 2016/10/12 9:09  鲍海英 《今日文摘》  (162)    

朋友搬了新居。那是一套大房子,可不知为什么,无论是客厅,还是卧室,都很凌乱。为什么不好好布置一下呢?比如,摆两盆花儿?

见我发问,朋友眉头皱了起来:“哪有心情啊?为了买这大房子,几年的积蓄用光了,还贷了款。现在生活上处处节约,家具用原来的,地板砖买低价位的,暑假里也没给孩子报特长班。搬来后我很少串门,看人家房子装修得有风格有情调,而我家乱得像个鸡窝……”

听她唠叨,我根本丝毫见不到她迁入新居的幸福和喜悦。我的心情也随之失落起来,不禁思寻:难道日子的清贫,真的让人找不到生活的快乐?

我不禁想到了我自己。我出生在农村,小时候,整个村庄,家家户户都很清贫。那时父母靠耕种几亩农田,养活我们兄妹。为了减轻父母负担,放学后,我常常提着篮子下地拔猪草,晚上围坐在昏黄的煤油灯下写作业,清晨上学时啃几口窝窝头,就算是一顿早饭。母亲手巧,在缺衣少粮的境况下,尽可能地使我们的日子变得丰富,印象中我是穿别人家的旧衣服长大的,可我的衣领和裤脚被母亲绣上好看的花朵;家里不见肉和鸡蛋的饭菜,却总是变着花样,初春的蒸槐花,夏天的红薯叶,秋天的野蘑菇让我们尝到田野的清香,我们下河摸鱼,用卖鸡蛋的钱买书看。在田野玩耍的时候,淳朴的乡亲们教我认识了几十种野菜和野生药材……点点滴滴的快乐盛满了我的童年回忆。

结婚后,老公也是一位工薪族。虽然日子照旧清贫,居住的房子,只有几十个平方,但家是我们放松心灵的驿站。平时,我们一家人喜欢坐在阳台上,看外面喧闹的街景,个个喝着玻璃杯里香气袅袅的热茶,聊着生活的忧喜悲欢。今年,儿子考上了一所好大学,当我用积攒的稿费为儿子买了笔记本电脑送给他时,儿子开始怎么也不相信,激动了几个晚上,整日里喜形于色,幸福连连,家里也充满了欢声笑语。

清贫的生活,原来同时也可以拥有很多快乐。只是,我们在欲望的深潭里,有时只因为过多地注重了物质,而淡忘了生活本身,结果弄得自己郁郁寡欢。殊不知,尘世中,大多数人的一生,都与富贵无缘,过的是一种清贫日子,但再清贫的日子,只要你有了恬淡的心境,你会发现,快乐和财富无关,清贫和快乐,就像我们的左右手一样,也可以如影相随,近在咫尺。

(廖宝平荐自《保健与生活》)

责编:高冗

 赞  0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35 − = 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