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肉的时候,说声“谢谢”

2016年08月25日 20:42 作者:李峥嵘 来源:《读者·校园版》  

  “这本书不知道是不是适合你看。”妈妈很为难的样子。

  “是限制级的吗?”明仔问。

  “噢,当然不是限制级的!这本书是日本学校图书馆协会选定的图书,是可以给孩子看的,只是妈妈不确定是否适合你看。”

  《谢谢你,小米》的封面,是一个小姑娘和一头牛开心地在一起玩,其实是一个悲伤的故事。

  明仔问:“为什么悲伤的故事我就不能听?”

  妈妈说:“因为这不是童话,是一个真实的故事,里面有死亡,还有屠夫,妈妈先看一看。”

  妈妈看完以后,合上书,表情很沉重。

  明仔揪着妈妈的袖子问:“鉴定完毕了吗?能让我看了吗?”

  妈妈说:“我还是不确定。”妈妈又和爸爸一起商量。爸爸沉思了一会儿,说:“我觉得可以给孩子看。他应该知道生命循环的另一面。”

  这是一个什么样的故事呢?有一位坂本先生在屠宰场工作,宰杀活牛,加工牛肉。他不喜欢自己的工作,每次看到牛的眼睛时,他都非常厌烦自己的工作。有一天一头牛被送来屠宰,牛的小主人一直在抚摸牛。那头叫作“小米”的老牛是那么温顺。坂本先生看了实在不忍心宰杀这头牛,但晚上儿子对他说:“明天的事情还是爸爸去做比较好,如果是没有爱心的人去做,牛会受苦的。”第二天,坂本先生去看小米。在电击屠宰前,牛通常是有预感的,会使劲摇头反抗,屠宰员经常不能一次击中要害,牛被击倒后还会抽动。小米舔着坂本的手,坂本先生轻轻地说:“你不要动。”牛果然不动了,坂本用电击枪电击了一下,小米立即倒下一动不动了。那一天坂本先生明白了,自己的工作可以让动物死得不那么痛苦。

  明仔听完问:“这个故事是坂本先生写的吗?”

  “不是,日本的家长会定期去学校给孩子们介绍自己的职业。坂本先生到学校介绍他的职业时,讲了这个故事。另外一位家长是一位助产士,她听了很感动,主动提出把这个故事写下来,做成绘本。”

  “助产士?什么叫助产士?”

  “是在医院帮助妈妈生孩子的人。”

  明仔很惊讶地说:“太有意思了,坂本先生是一名屠夫,这个作者却是一位助产士!”

  “是啊,助产士是帮助生命降生的。她经常给孩子们讲生命教育,却觉得没有什么比一名屠宰员的故事更适合做生命教育的了。因为人类为了维持生命,不得不去剥夺其他生物的生命。”

  明仔发愁:“那怎么办呢,难道我们不吃肉了吗?”

  妈妈说:“这是一个没有答案的问题。你可以选择吃或者不吃。”

  明仔想了想,说:“我是小孩,我还是要吃肉才能长高。狮子也吃牛,人养牛也是要吃牛肉的,牛的命运就是被吃。”

  “狮子的确吃牛,这是生物链的一部分,但是狮子并不会为了取乐而杀死牛。人类不同,有的地方养牛是为了让牛干活,是不吃牛的。”

  “牛死了也不吃掉吗?”

  “有的地方把牛当作神灵,牛死了也不吃,埋起来。”

  “埋在土里也会被虫子吃掉呀。”

  “是的,有些人宁愿牛被虫子吃掉。人和动物不一样,这个世界上不是所有的人都吃肉,有的人不吃肉是因为信仰的原因,有的人是因为健康的原因,还有人自愿选择不吃肉,有的人不吃某种肉,而有的人什么肉都不吃。”

  “可是植物也是生命呀?”明仔问,“那么可爱的西红柿,一口咬掉,太凶残了吧?”

  “是啊,有些反对素食的人会说蔬菜也是生命。所以,一些极端的素食主义者只吃自然掉落的果实,不吃采摘的果实。”妈妈觉得问题越来越难回答了,“怎么界定生命?什么可以吃,什么不能吃?怎么样的吃才是符合伦理的?大人都争论不清,妈妈也很为难,不知道怎么给你讲这个故事。”

  明仔说:“我知道!不能吃野生动物,可以吃养的动物!”

  “不吃野生动物,我同意。在妈妈小的时候,还有人抓麻雀、青蛙卖,现在都是不允许的。”妈妈说,“如果人们不能放弃吃肉,那么对待养殖场的动物,有的国家也有动物福利法,用法律来保证养殖场里的动物生活得好一点,在运输和屠宰的过程中不要太痛苦。”

  “中国的动物有福利吗?”

  “中国暂时还没有动物福利法,但是我们也不能虐待动物,不要折磨动物来取乐。有些人故意折磨小猫、小狗,还拍了视频,可是更多的人会谴责他们,不认可这种做法。妈妈总结一下中心思想:生命的存在有赖于其他植物和动物的馈赠,不要超出自己的需要去索取。”

  明仔说:“我早就知道‘小米’会死。因为书的封底是一个牛肉火锅。”

  “那么,你还吃火锅吗?”

  “吃呀,吃的时候要像‘小米’的主人一样,说声‘谢谢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