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岳父的蹭酒轶事

 2016/07/13 9:31  陈亮 《今日文摘》  (110)    

结婚之前,我的嗜好挺多,抽烟、喝酒、玩牌,偶尔还和一帮兄弟出去鬼混。结婚之后,经过老婆大刀阔斧地“严厉整顿”,我的嗜好被砍掉不少。刚开始,老婆还准许我抽点烟、喝点酒。可上个月,她突然宣布,以后不许我喝酒、抽烟,说是抽烟伤肺、喝酒伤胃,要帮我慢慢戒掉。

经过我的一番“争取”,老婆最终答应,有两种情况可以允许我喝酒:一是出门走亲戚,二是有客人来访。

可我总不能天天走亲戚,客人也不会常来我家,所以,喝酒对我来说,成了一件难事,但也无计可施。

就在我犯“酒瘾”的时候,家里来了位“救星”——岳父大人。老婆自然要准备一桌丰盛的饭菜,还拿出一瓶业已封存的“稻花香”。沾岳父的光,我也终于可以开怀畅饮,一解酒馋。岳父那天十分高兴,酒量也发挥超常,菜还没上齐,我们翁婿二人已将一瓶酒喝得见了底。不得已,老婆只好又拿出一瓶。

觥筹交错间,岳父满面红光,大发感慨说:“今天这酒喝得尽兴,好久都没沾过酒了,再不让喝非得憋死。”我听了很惊讶:“怎么?还有人不让您喝酒?”岳父一脸无奈地说:“还有谁?你岳母呗,说是年纪大了,喝酒伤身体。这不,我只能上你这里蹭酒来了。”原来,岳父和我“同病相怜”,只有家里来客人,岳母才让他沾酒。

听岳父说完,我心中一动,计上心来。

又一个周末,我跟老婆说:“咱们去看看爸妈吧!老人家年纪大了,最喜欢跟子女唠叨。咱离得又不远,以后每个周末都去看看他们。”老婆诧异地望了望我,但想想这是好事,就同意了。

到了岳父家,只有岳母自己在。我们忙问岳父去哪儿了。岳母更是一脸不解:“老头子不是说陈亮最近病了吗?他刚往你们家去了,说是去看看。”我听了暗暗发笑,心中明白了一大半,原来他老人家跟我是“心有灵犀一点通”啊!

中午,饭菜上了桌,丈母娘拿出一瓶酒,说:“老头子不在家,你就自斟自饮吧!”老婆望了我一眼,没做声,默许了。我刚打开瓶盖,手机响了:“喂,陈亮吧?你喝酒的时候慢点儿,别那么早放杯,可千万要等我回来陪你哟!”

(杨玉华荐自《新天地》)

责编:高冗

 赞  0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6 =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