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原小区A栋

 2016/06/24 9:45  江国香织 《读者·校园版》  (91)    

我在批改学生们写的自由命题作文时,看到了下面这几篇。这是住在同一个小区的三个孩子写的作文,每一篇读来都让人觉得非常好笑,却又异乎寻常地贴切传神。所幸面对孩子们的作文,我的性格使得我不会写下“个个都是觉得别人家的花儿比自家的香啊”这样一本正经的评语,因此,这三篇作文,每一篇我都给了一个大大的“优”。

那天我被妈妈训斥了一顿

四年级二班 大岛加奈子

大约一个星期前,我被妈妈训斥了一顿。那是因为我竟然一边吃饭一边忍不住说了两次“还是玲子家好啊”。第一次说罢,妈妈只是手握着筷子瞥了我一眼;而第二次呢,她立刻把碗和筷子撂在了桌子上,用非常吓人的声音吼道:“要是你觉得她家好的话,那你就去给她家当女儿吧!”我一边看着摆在餐桌上的糙米饭、海藻沙拉和酱油凉拌豆腐,一边在心里嘀咕道:“这不明摆着是根本不可能的事吗?”可是,我没吱一声。

我有点儿胖,体重54公斤。因为我的身高是145厘米,所以,跟妈妈贴在墙上的健康图表一对照,我就归到了涂成橘黄色的“偏胖”那一栏了。而在那上面一栏的红色部分显示的是“肥胖”。我还算不上是肥胖,所以,我觉得也还凑合吧。然而,我一这样说,妈妈立刻就气不打一处来地埋怨道:“我每天做这些麻烦琐碎的卡路里计算都是为了谁啊?”这样嘟哝了一句后,她又叹了一口气说:“等你长大,你就会感谢妈妈了!”我不明白,妈妈为什么非想让我瘦下来不可呢?放春假的时候,我们俩一起去了一个名叫“母子减肥道场”的地方参加训练,结果我只瘦了3公斤,而且不久又都反弹了回来,为此,妈妈很失望。(而妈妈呢,本来她就没有减肥的必要,可是却在那家减肥训练场里瘦下去了2公斤,据说无论怎么样都很难反弹回来了。)

玲子虽然不像我这样,可她也还是有点儿胖。她个子和我差不多高,体重是50公斤。可是,听说玲子的妈妈一点儿也不在意,玲子什么都可以随便吃。放学回家的路上,她常买冰激凌那类的零食吃呢,而且是双球的冰激凌!听说,她家的墙上没贴什么健康图表,她每天也不用做体重的增减记录。

大约一个星期前,我被妈妈训斥了一顿。那天,作为对我的惩罚,她没有让我看电视。即便是这样,我仍然认为还是玲子家好啊。

我的理想

四年级二班 北村玲子

我的理想是将来结婚做一个妈妈。不过,不是做一个像我妈妈那样的妈妈,而是做一个像加藤的妈妈那样每天都在家并且一样一样地做着各种家务的妈妈。

我妈妈是一个职业女性,所以,我觉得她很辛苦。不过,我总是想,我们家又不是没有钱,而且爸爸也好好地活着,好好地上着班、赚着钱呢,所以,妈妈要是待在家里就好了。

我妈妈不做饭,而且,家里的卫生也是一个星期才打扫一次。我们家的衣服都是在深夜里洗,她也懒得每件都熨烫,所以,早晨我去上学时,熨得板板正正的手绢有时竟然一块也找不出来。在我们家,饭菜由还在上初中的姐姐做。姐姐做咖喱饭和西式浓汤什么的很拿手,那些菜好吃得超出人的想象。可是,她更多的时候是做从冷冻食品柜台买回来后稍稍加工一下就成的炸土豆肉饼、每一块都是一口大小的炸猪排什么的,这些菜我有点儿吃腻了。

听说加藤的妈妈的爱好是烹饪,这是我去他家玩儿的时候,他妈妈亲口对我说的。我听了他妈妈讲的这些,发自内心地惊叹:“加藤可真是有福气啊!”听说加藤的妈妈曾经上过四个不同种类的烹饪学校学习厨艺,这还不包括制作点心的学校呢!此外,我觉得加藤的妈妈在我们小区的A栋里是长得最漂亮的,说话的语气也非常温柔。

我妈妈说,她一听到我说出了我的理想后,就觉得我胸无大志、没出息。尽管如此,等我长大结了婚以后,还是想做一个像加藤的妈妈那样的妈妈。

我的烦恼

四年级二班 加藤健一郎

坦白地说,我的烦恼就是我母亲做的饭菜。我给母亲起了一个外号叫“烹饪魔女”。认真说来,连我自己都觉得自己挺有才的,这个外号起得贴切又传神!她真的是一个地地道道的魔女,活在一个仅凭借理性无法对抗的世界里。本来嘛,过于讲究食物这种思维本身就已经很落后了。我迫切希望她能正确地认识到吃饭这件事就是为了摄取身体必需的营养而进行的一项作业。我想,把所有的饭菜都制成胶囊该有多好啊!人吃东西下巴会很累。法国菜、中国菜、亚非地区民族特色菜,再加上规矩正统的日本菜——光是这些精致细腻、费工费时的菜我就早已经吃腻了,可是母亲却还在每天餐间、餐后的点心制作上倾注着她那魔女一般的热情。奶油泡芙和水果蛋挞对她来说当然是小菜一碟啦,她居然还做马提尼风味的可丽饼啦、淋着英式沙司的木莓蛋糕啦什么的。那些光是听了名字就让人头疼的点心她也常常做!

然而,最令我纠结的是,我是一个心软的孩子。每当母亲高高兴兴地来到我的房间说“阿健,点心来啦”这类话的时候,我就怎么也没法拒绝。并且,母亲出现的时机往往极不凑巧,比如说,我正在玩电子游戏,偏偏在我很长时间以来一直感到棘手的一关眼看就要胜利攻破时,母亲会催促道:“刚出炉的,快点儿,快点儿吃啊!”我心里就会想:“好烦啊!”

并且,更让我觉得“好烦啊”的一件事就是,尽管我已然装成了这样一副顺从听话的乖儿子模样,可是,比如说哪一次我哪怕只是剩下了一小口那甜得腻死人的“安琪尔巧克力果汁软糖奶油冻”,母亲就会失望地说道:“到底是男孩子,好没意思哦。”最后还补充说:“如果你也像玲子那样对食物充满兴趣该有多好啊!”开什么玩笑?!难道她就那么想让我长成一个胖子吗?

在这一点上,我觉得大岛家很不错,至少她的母亲十分理性。即使把饭菜制成胶囊这个想法不可能实现,那么,我希望我的母亲至少也能用糙米饭来取代每一餐的白米饭,这样才算得上具有时代意识了吧。

 赞  0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50 − 4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