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男细菌

 2016/05/18 18:16  许冬林 《读者·校园版》  (366)    

我十几岁时,坚决不愿意和男生坐同桌。好像同坐一条长凳、共用一张桌子,男生的气息会像感冒细菌和病毒一样,在空气里就近传播,把我们女生传染得生出小孩。

我的第一个男同桌是个矮子,说话结巴。老师把我们分配在一起,我拖着沉重的书包,坐在桌子的另一头,心中充满不快。好像一朝同桌,我们便会终身结为夫妻。

那时胆小,只在心里一味委屈,不敢和老师反抗。

设若貌相不佳,有些歪才也可。可是,他也没有。

每到下课,我就匆忙逃离座位,找女同学跳绳。

我多么希望我的男同桌是一个高高瘦瘦的男孩,他会做所有的数学题,考试总是第一,发卷子的时候,全班同学的目光集中扫射我们的桌子。

他还要很幽默,说话动辄能把女生逗笑。

他还得力气大,有担当,桌子板凳坏了,他来修。开全校大会,他早早把板凳扛到大操场上……

我想要一个这样的同桌。多年后,匆忙结婚,后悔不迭,成为怨妇,猛想起当年制定的同桌标准,觉得这个标准多么适合用来找老公。

夏天要在学校集体午睡。我睡不着,一翻身扭头,看见他睡得很沉,口水像九曲黄河一般从嘴角流到手背,从手背流到桌子上,一路蜿蜒地淌……整个地球都被他的口水淹了。

下课碰见他,彼此不说话。从他躲躲闪闪的眼神里,我猜测他大概是自卑。他长得不高,成绩也不好,还老容易流口水。而我和他同桌时,成绩比他要好得多,但不曾慷慨地让他抄过一次作业。

后来,我们升入高年级,连我弟弟也上一年级了。

那年夏天,发洪水,我们放学都要经过学校后面一处排水的地方。那里平时是一条小路,汛期时从路中间挖出一个缺口来排水。过这个缺口时,我们都像助跑跳远一般,纵身跃过去,可是书包在后面打屁股,很影响技术发挥。

那天放学,我看见我的那个旧年同桌,他就站在缺口那边,叫我弟弟把书包先拿下来扔给他。我弟弟就像扔炸药包一般,哐地砸过去,他身子一仰接在怀里。

接住后,他把书包转给别人,蹲马步一般,双腿横跨缺口两侧,将我弟弟抱着用力甩过对岸去。然后后腿一蹬,自己也过去了。

他还没走,站在对岸看我。他看出我的犹疑胆怯,说:“许冬林,把书包先扔过来。”

彼时,他个子已经长高。我之后想想,洪水滔滔,他能于危难之时伸手帮助我弟弟,还接我们的书包,完全是看在我们同桌一场。

这样想,就觉得抱歉起来,我从前不该那样无视他。

多年后,男女同学纷纷择枝而栖,娶妻嫁人。但我一直不知这位平凡同桌的近况。他高中毕业,想要他哥哥支援他一笔钱去做生意,但是他哥哥没有借给他。他一气之下,离家出走,再没有回来。

我不知道他有没有谈过恋爱,有没有把爱像细菌和病毒一样,芬芳地传染给一个姑娘。

 赞  0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79 − 7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