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孩

 2016/03/09 15:02  秦文君 《读者·校园版》  (270)    

我念二年级时,班里有一个男孩,外号叫“刘大胆”。他话不多,但通常一出口就是“怕什么”这三个字。所以,他的外号流传很广,叫他的真名反而觉得很拗口。

刘大胆几乎是全世界最大胆的男孩,他常跟卫生课老师藏在柜子里的一具骷髅握手,敢在学校七楼的屋顶上扭秧歌,甚至还敢跟学校看门的校工顶嘴。总之,世上没有吓得到他的事。

当时,我是一个遇事就战战兢兢的女孩,有时想捣乱却又不敢冲在前面,所以特别崇拜刘大胆。听说刘大胆的妈妈是家庭妇女,胆小极了,连看到一只蟑螂都要惊叫起来;他的爸爸是轮船上的大副,难得回家,因此,胆小的妈妈平素只能把他的操行记在本子上,等他父亲回来了再教训他。

校工不知从哪儿也晓得了刘大胆的情况,我亲眼见他点着刘大胆的鼻子说:“那笔账先记着,等你爸爸回来了再算!”

刘大胆咧开嘴巴笑,说:“怕什么!”他似乎很爱他的父亲,亲手做了一个木制的轮船模型,有时还把模型叫作“勇敢的父亲号”,因此,我们都不相信刘大胆会有一个凶恶的爸爸。

终于有一天,他的父亲要回来了。刘大胆这天穿着雪白的衬衣来上学,说是放学后要去码头接船。课间时,他的新衬衣被钉子划了两个口子,一只手肘露了出来,他一脸惋惜地摸着那两个口子,没有了平日满不在乎的神色,更没说“怕什么”,想来他真心为这一切难过。

放学时,刘大胆冲在最前头,到了校门边,他突然停下了,脊背在校门边蹭来蹭去,有点手足无措。我看见一个肤色黑黑、风尘仆仆的男人在同校工交谈,紧接着听到刘大胆叫了一声:“爸爸,你提前回来了。”

那男人招招手,刘大胆飞奔而去,手举得高高的,手肘处的那块碎布也扬起来。他的父亲脸色愠怒,边说着什么,边动手推搡刘大胆。我听见刘大胆胆怯地说:“爸,别在这儿打我,求你了。”

可是他的爸爸还是推搡他,走几步,忍不住打他一下。也许父亲的满怀亲情被校工弄成了怒火,也许是儿子的样子使他失望,他一定没看见刘大胆眉宇间的懊悔和对父亲热切的爱。

围观的人越来越多,我却逃走了,也有一种挨打挨骂的屈辱感,仿佛早同刘大胆有了牵连。我不知他的爸爸为何听不到他的哀求,这也许是刘大胆一生唯一的一次低声下气。

 赞  2
, ,

共一个关于 “男孩” 的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30 = 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