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年,我们这些没人追的女孩

2016年02月22日 15:31 作者:咪蒙 来源:《读者·校园版》  

  最近,台湾最火的电影是《我的少女时代》,就是《那些年,我们一起追的女孩》的女生版。

  可是,我一直想写的,是《那些年,我们这些没人追的女孩》。

  我的青春期简直就是一部血泪史。

  那真是一段漫长又黑暗的日子啊!

  初中的时候,坐在我前面的男生,数学很好,眼神犀利。他是标准的“毒舌男”,每天,我跟他的交流方式就是互相攻击和互相羞辱。

  现在回想起来,他就像《秘密花园》里的金洙元,骄傲、自负,看不起全人类。我喜欢他那种“你看不惯我,又干不掉我”的样子。

  好吧,说实话,我喜欢他就是因为他长得帅。

  我的肤浅也不是一天两天了。

  我从来没有奢望过他会喜欢我。让我安心的是,他也不会喜欢别人。

  因为他谁也看不上啊。

  初中二年级,班上转来一个女生,从大城市来的,身材高挑、气质脱俗,能把一切俗艳的颜色都穿出圣洁的味道。她顺理成章地成了很多男生心目中的“女神”。

  不幸的是,她成了我的同桌。

  我很想和当时的老师谈谈:你把一个“女神”和一个死胖子放到一起,让我每天听她倾诉美女的烦恼,老师,你这是什么心态!

  14岁之前,我从来没有在乎过自己要穿什么。每天都穿着图案很弱智的T恤和很土的牛仔裤。而我的同桌,她的衣服款式都跟偶像剧里的主角穿得一模一样。如果那时候把镜头对准我们两个,我主演的是《打工妹》,而她则是主演《浪漫满屋》。

  我开始在意起打扮来,我让妈妈给我做了很多条连衣裙,试图显得好看点儿。至少在我暗恋的男生眼里,我不能是一个不明物体啊。

  但是真的很悲哀。他压根儿没看到我的改变。

  比悲伤更悲伤的事是,他只花了十秒钟,就喜欢上了“女神”。

  原来他看不起全人类,只是因为还没遇到她。

  身为学校辩论队一哥的他,在“女神”面前,简直就是个结巴。

  有一次,他给“女神”讲了个笑话,“女神”当时正感冒鼻塞,一笑,鼻孔就冒出巨大的鼻涕泡。场面极其尴尬,我内心有点儿窃喜,这下子,他的幻想总该破灭了吧。

  但他对“女神”说:“你好可爱啊!”

  14岁的我,还不懂得一个人生真谛:只要你长得美,什么都可以被原谅。

  他对她表白了。

  她给出的回应就是,从此再也不理他了,一句话都不跟他讲。

  她说,对于追她的人,她从来都不搭理,不会吊任何人的胃口,只想让他们彻底死心。

  我准备了好多坏话,但是我连讨厌都没办法讨厌她。反而觉得她好“帅”啊。

  我喜欢的男生,在她眼里连“备胎”都不是,勉强算是一个路人甲。

  有一次传卷子,从后面传到前面,她忘记了不跟他说话的原则,便拍了一下他的肩膀,说了一句:“哎,卷子。”

  他转头过来,我看到他的眼神里满是惊喜,他的眼睛简直在发光。我从来没见过他那样的眼神。

  我目睹了他的每一次欣喜和每一次悲伤。

  暗恋是条食物链。不幸的是,我刚好处于最底层。

  下面的空气真的不太好啊。

  我暗下决心,老子再也不会喜欢不喜欢我的人了。

  高一的时候,我坐在倒数第二排。

  坐在倒数第一排的是一个理科“学霸”。每天上课他都在看漫画书,但数理化考试永远考第一。他的语文很烂,作文统统写成流水账,无聊透顶。

  因为我作文写得很好,他对我相当崇拜。他每次都认真地研究我的周记,说:“你以后一定可以当作家。”

  有一次,一个同学拿我的名字开玩笑,说我的名字怪怪的。

  他帮我说话:“我觉得这个名字很好听啊。”

  我的死党们知道了这件事,一口咬定他喜欢我。我也开始搜集他喜欢我的证据。

  有一次上课,我和同桌在看《故事会》,看到正刺激的环节,书掉下去了,掉到我课桌后面。

  老师看到后很生气,问:“谁上课看课外书?谁?”

  这位老师特别凶的,特别擅长人身攻击,能一口气骂上一个小时。

  我当时吓坏了,想象了一下自己被“虐死”的场景,想象了一下请家长,以及搞不好我妈会扇我一耳光的场景。

  正在我快脑补到了“满清十大酷刑”的阶段,他站起来,直接承认是他看的。

  他被骂了三个小时。

  老师的体力真好!

  他一定是喜欢我的吧。

  我买了带锁的日记本。我的日记成了他的传记。

  高二的时候分班了,他念理科,我念文科。

  他送了我一个相框当礼物,很丑的粉色。

  我却觉得那是全世界最美好的东西。

  那时候我们唯一的交集,就是每天做课间操的时候,他们班就在我们班旁边。

  当你喜欢一个人的时候,眼睛是自带GPS的,不管有多少人,总是能一秒钟就找到他。

  我每一天都在等待这一刻,因为可以正大光明地看到他。

  有一天,我听到一个消息,说他喜欢一个女生,而这个人正是我。

  完了,他告诉大家了。怎么办?所有的人都知道了。太高调了,太高调了。

  我心里一面责怪他,一面暗爽。

  上课时,我会兴奋地掐自己,完全听不到老师在说什么。

  作为“学霸”,我第一次出现在课堂上被叫起来,却不知道老师提的问题是什么。嘴角还莫名其妙地上扬。

  同学说:“老师问你作业的事呢,你笑个屁啊!”

  第二天,课间操结束后,看到他和几个男生在学校的小卖部聊天,我很纠结,要不要告诉他,我已经知道他喜欢我了呢?要不要告诉他,其实我也喜欢他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