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三那年,我们都很好

 2018/11/16 9:54  权蓉 《今日文摘》  (339)    

1

高三开学那天,在八月,骄阳比起动员大会上群情激昂的学生,也不自觉地少了份火气。没办法,青春无敌的那种气浪太过激越。有毕业考到211、985学校的师兄师姐回来作报告,说起他们的高三,有的是轻松自如,有的是血泪史,基调却只一个:这一年,如果你没有全力以赴过,后来的自己会抱憾终身。

第二天正式上课,班级里好多长发女生都剪短了头发,进来的班主任看在眼里,满脸欣慰。老耿不咸不淡地说:“要是都剃成光头,你说他会不会乐疯?”我没有如往常那样一唱一和地回应他,是因为被老师投影在讲台上的作息表吓呆了。

大多数人在学生时代都会有个战友,我的战友就是老耿——以情商低,说话耿直得罪一片人而来的绰号。成绩嘛,我考十八,他考十九,或者我考十九,他考二十。

每次排名一出,我都不由得怀疑老耿对我别有情愫,因为这若是青春偶像剧,明显就是男生为了照顾女生的情绪专门比她少考一点的宠溺情节。老耿却立马凑过来比对着试卷说:“你看,这道题我要是不粗心,分数就比你高。”所以说,没有青春偶像剧,就是两个中等生使劲儿蹦跶,以望在来年高考蹦到大学里不当秋后蚂蚱。

2

一模前我们还会拿起书本串一遍知识点,一模后,压根就没有书本的什么事儿了,全在桌肚里躺着。每一节课就是一套试卷,碰到个血腥的老师,一节课两三套也不是没有过,话倒是讲得冠冕堂皇,说你们利用空余时间做。

“空余时间?说话也不怕亏心!”班里心照不宣地嗡嗡一片,不过只是暂时那么一下,很快又恢复成大战前要经得起磨砺的身心。

两天就是一堆如山的试题,老耿之前的活泼劲儿被击溃了不少,软趴趴地将头搁在桌子上说:“你说这些人心里咋想的,净出些书本上没有的题,有本事照着书上的课后练习出题啊!”没有人理会他如此幼稚的叫嚣,反正叫嚣完,还是会乖乖地去做早已经变异七八遍的高考模拟题。

频繁的单科考试,让整理错题的本子压根就收束不住,偏偏班里还有那种满分的怪物,我们充满嫉妒的眼神伴着第一个领卷子的人上台,再伴着自己收到卷子上的红叉沮丧地落座。

我和老耿不得不承认一个现实:有的人真的天生就是学习的料。

3

我们班的这个学习的料就是“全科大拿”江昶,有时讲解时间来不及,老师就直接复印他的试卷贴在白板上说:“这个就不讲了,你们自行参考!”

老耿的卷子也这么被贴在白板上参照过一回,不过当的是反面教材。语文试卷的一个诗句填空他填错了,被气得不行的语文老师直接就将试卷给吸在了白板上。這句是典型的名句——有志者,事竟成,破釜沉舟,百二秦关终属楚;苦心人,天不负,卧薪尝胆,三千越甲可吞吴。

不过老师的关键爆破点不是这名句它典型,而是它被写成间距,就贴在我们教室右手边的第二堵墙上。语文老师说:“你高风亮节是吧?你连抬头抄个现成都不愿意是吧?你是什么态度?你这是要高考的心态吗……”

这事成为中等生老耿的人生辉煌点,该事件我们年级的人都知道了,而且估计后来,每届的学弟学妹也都要被这个桥段沐浴熏陶。

4

二模,气氛空前凝重,传言说这次考试的成绩八成就是高考成绩,二模现在考多少,高考也就这水平了。

初中部的初一初二都专门为二模放了假,腾出教室让高三学生们按照高考的监考体例考一遍试。出考前,班主任动员:“二模就是一次检测,我们还有三模,还有高考,这是个蓄力的阶段性检测,不要有太大的压力,当然,也不要掉以轻心,该拿的分不能丢了。”

老耿和我相视一笑,异口同声地说:“反正试卷上的分都是该拿的。”成绩出来,全校排名,十七个班,我和老耿四百开外。一模的时候,我俩还是三百多名呢。

发力。老师给了这两个字。

这两个字我们当然是会写的,但是要将其用在成绩提高上,一时就得不了心应不了手,无力倒是贯彻得很好。

晚自习后,很少有人离开教室,挑灯夜读的行列里我和老耿也在。我们完全忘记高二时我们吐槽灯火通明的高三教室,当时我们说,效率啊,要注重效率,效率不高,学到再晚有什么用。等我们到了此时,才发现不单是效率的事情,我们缺的,就是时间。

5

三模和高考袭来的时间比想象中的快捷迅速,一晃眼高考就考完了。老耿说:“相对论是有效的,你看我们这段时间太拼,时间就跑马般快。”

的确,连我上考场的林林总总都是拼接的记忆,语文作文没有发挥好,英语听力有点难,数学综合题好像带错了已知数……高考成绩出来,不差,甚至算是发挥爆棚,我还在这些细节上纠结,老耿却已经陀螺般地上起了出国前的培训班。

我说:“你都要出国了,还高考个什么劲儿。”他笑:“这不是圆你青春偶像剧的梦嘛,以后你大学吹牛,也有谈资。”我想说“滚”,到嘴边却没有吐出来。去机场送一起打过怪的老耿,他说:“暑假你写个《出高三记》,我写个《进新西兰记》。”

填报志愿的时候,迟迟不敢点确定。那轻轻一击,好像就代表我彻底放掉了高三的尾巴,从此,被青春逐出。

记得高三开学那天,以为这一年的时间漫长庞大、臃肿黑暗,度过之后再回望,才发现它简短精瘦且昙花一现。如师兄师姐们所说,这一年,我全力以赴过,不再抱憾。但在人生里,这样没有立场挽留的成长告别,不由留下份成长的震颤。

当然,在未来的某一天,若和老耿提起这一年,我们会微笑,还会说:高三那年,我们都很好。

 赞  2
,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83 = 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