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岁,决不投降

 2018/11/08 21:47  寒烟衰草 《读者·校园版》  (149)    

你经历过触不到底的绝望吗?一个人被困在黑暗里,伸手不见五指,看不到方向,听不到声音,没有任何人、任何力量可以拉你一把,不知道该怎么办!

我经历过。那年我18岁,高三。

我第一次见到病危通知单

那天正在上课,班主任突然推开教室的门,示意我出去一下。走到教室外面,看到小叔叔在等我。学校实行封闭式管理,我住校,已经20多天没回家了。我问小叔叔:“你怎么来了?”

“家里出了点事,你跟我回去一趟吧。”

我收拾了两本书,跟着小叔叔出了校门。路上,小叔叔叮嘱我:“你妈生病了,你要有心理准备。”

“什么病啊?啥时候的事?”小叔叔的话让我慌了神。

“前段时间突然晕倒了,这几天越来越严重,转到了ICU,今天下了病危通知书,要动手术。你爸精神状况不太好,我只好把你叫回来。”小叔叔尽可能放缓了语调。

“这么大的事,怎么不早告诉我?!”

“你妈不让我们说,怕影响你学习。”

如果不是已经很严重,他们大概会瞒着我直到高考结束。

到了医院,我透过观察室望去,妈妈躺在病床上,脸色蜡黄,颧骨高高凸起,颓败虚弱。爸爸蹲在墙脚,一脸麻木。我喊了一声“爸”,他连眼皮都没抬一下,像一尊雕塑,动也不动。

小叔叔告诉我,从我妈住院开始,我爸的精神状态就越来越差。今天听说病危,他不签字,也不说话。医生说是重压之下,激发了抑郁症。

那一瞬间,我突然就崩溃了,连眼泪什么时候流出来都没有察觉。上一次看到爸爸妈妈,他们还微笑着冲我挥手道别,让我到学校好好学习,怎么一下子就全都变了……

浑浑噩噩地见了主治医师,那是我第一次见到病危通知单,第一次在手术单上签名,拿起笔觉得有千钧重。不手术,只能等待生命耗尽;做手术,也许生命马上结束,也可能换来重生。要怎么選?我拿着病危通知单,手抖得像个筛子。

换上隔离服,进了ICU。也许,这一面后,就是阴阳相隔。

我握着妈妈的手,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掉。妈妈努力挤出一丝微笑:“囡囡,别哭,要坚强。你自己要好好用功,也要把弟弟管好。咱家有3张存折,密码是家里电话号码后6位倒过来,就在床头柜最底下那个抽屉。一个留着给你上学用,一个给你弟弟上学用,剩下的一个备用……”

“妈,别说了,你不能有事,你有事了我和弟弟怎么办?”

“囡囡,妈妈会努力,妈妈会努力的。”

这是手术前我听到妈妈说的最后一句话。我多想她能像平常一样,在我恐惧、害怕、掉眼泪的时刻,拍拍我,抱抱我,告诉我:“囡囡,没关系,妈妈在,不要怕。”

可是没有,她生病了。顷刻之间,我的家就要支离破碎了。

不投降,不屈服,不放弃

妈妈被推进手术室的时候,我等在外面,脑子里设想了无数种可能。最糟糕的情况是,妈妈不在了,爸爸抑郁,弟弟才8岁。

而我才18岁,也还是个孩子,一直被爸妈护在手心里,从未经历过风吹雨打。我慌乱无助,觉得天沉沉地压下来,前路茫茫,一片黑暗。我绝望,想逃。

我甚至深深埋怨爸爸。他太爱妈妈、太怕失去妈妈了,可是他整个人沉浸在恐惧和悲伤里,抛下我和弟弟怎么办?作为父亲,这不是不负责任吗?

他就那么蹲在那里,软软的像一摊泥。我望着他,眼泪又掉下来。曾经我眼里顶天立地、视我若珍宝的爸爸啊,现在毫无生机,我又怎能不心疼他。

我又埋怨,又理解,又心疼,又生气,心里五味杂陈。

医院真是个考验人意志的地方,我在绝望中徘徊,瞬间长大。

万幸,妈妈闯了过来。

医生把妈妈从手术室推出来的那一刻,我仿佛看到了绝望中的第一束小火苗。只要有一丝活的可能,前方的路再难走,我心里都有了底气。我想,这就是磨难强行激发出的我们灵魂深处最美好的东西:不投降、不屈服、不放弃,去坚持、去抗争、去战胜。

妈妈依然昏迷,爸爸精神萎靡,弟弟需要照顾。

距离高考还有不到3个月的时间,实在不行就复读一年,只要爸妈能好起来,什么都值得。我打定主意,向学校请了假,班主任让我安心待在家,他会定期让同学捎复习资料给我。

扛起整个家庭

面对家里突然的变故,8岁的弟弟怕得发抖。他仰着脸问:“姐姐,你说妈妈会不会死,爸爸会不会疯?”我故作坚定地告诉他:“不,他们一定会好起来的。”说给他听,更是说给自己听。

上午,带着爸爸在医院照顾妈妈,我一秒钟都不敢让他离开我的视线;下午,领着爸爸去康复中心做治疗,看到那些患者被关在高高的铁门里面,或哭或笑、大喊大叫,我的内心极度恐慌。每次从康复中心出来,我的腿都是软的,要一手牵着爸爸,一手扶墙,才能正常走路。

为了不让爸爸在那个正常人都有可能被逼疯的环境里生活,我坚持让他住在家里,把家里所有的窗户都锁死,把锋利危险的物品都收好。晚上,我在爸爸的床边打地铺,成宿成宿地睡不着觉,一个细微的声音都能让我立马清醒。我像只惊弓之鸟,再也经不起任何意外。

3月的阳光已经带着暖意,可我时常感觉到刺骨的寒冷。那是我最黑暗绝望的日子,也是我最坚强勇敢的日子。我很累、很怕,可我挺过来了。

妈妈的病渐渐好转,爸爸也奇迹般地好了起来。

回到学校的时候,距离高考只剩40天。这样的变故和缺席,对成绩肯定有影响。幸运的是,我虽然没有考上自己最心仪的大学,但也上了个还算不错的学校。

而这段经历带给我的成长和收获,远比上个更好的大学要多得多。往后的岁月,每当遭遇艰难、经历绝望、想放弃的时候,我都会想到18岁的自己,那个用稚嫩的肩膀死命扛起整个家庭的自己。那么难的日子都挺过来了,还有什么好怕的呢?

生活中,我们总会经历这样那样的绝望,这时,再挺一挺,再坚持一下,再勇敢一点,那些击不垮你的绝望,最终会变成光,把未来的路照亮。

 赞  5
,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79 = 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