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恋爱的人,请先“背诵全文”

 2018/05/24 12:23  卷毛维安 《读者·校园版》  (448)    

作者简介:自由撰稿人,网络电台主播,已出版随笔集《我们的年轻,柔软而硬气》。

1

我曾就读的高中有3条“高压线”——作弊、偷盗、早恋。

作弊和偷盗不能碰,那是情理之中,但爱情为何可以用发生的时间来评判对错呢?一不偷,二不抢,大家都是凭本事把喜欢的人吸引来,凭什么要为一件再正常不过的事情埋单呢?

何况到了春水初生、春林初盛的年纪,心不仅会跳,还会动。少男少女的心多多少少都柔软而潮湿了,但同时又带着一团火焰。要反抗,要发光发热,可除了和试卷厮杀,对着练习册犯难,偷偷翻看一下梦想大学的图片,还有什么事情可以激起我们强烈的热情和斗志呢?

大概是恋爱。

最先冲锋陷阵的一对儿昨天晚上牵着小手在操场上瞎晃悠,刚好被夜跑的教导处主任撞见,这次本应浪漫而刺激的约会以惊心动魄的拷问收场。“高二没有高三学业那么紧张,但毕竟是准高三,与学习无关的情绪都要剔除!”老教导处主任展示着他的威严和特权,把这对小情侣的名字记下。教导处主任的职责就是:先教导,再处理。

第二天晨会,这两张“试纸”就被“挂”了出来,泛起了警告式的红色:男生的脸是气得涨红的,女生的脸是带着泪羞红的。

班上的同学其实大都知道他俩的事,可都噤了声,心疼气愤之余,更多的是无奈。

2

晨会结束是语文课,翻开课本,正好学到《西厢记》里的《长亭送别》:“碧云天,黄花地,西风紧,北雁南飞。晓来谁染霜林醉?总是离人泪。”本来紧张的气氛更显得压抑了,同学们愤愤不平:不允许我们谈恋爱,怎么课本上尽是些情情爱爱的桥段?说不让我们早恋,那要我们学这个干什么?这不是自相矛盾吗?更何况,他们不过是拉拉手,什么都没做,怎么就要在全校公开批评呢?

可文科班向来“阴盛阳衰”,女生多的地方嘴碎却又做不出什么实质性的反抗。多亏了班里那几个长得漂亮的姑娘,早早地和理科班的小伙子们结成了“联谊”,得以让文科和和理科生形成了反抗的统一战线,同仇敌忾。

高中生再疯狂,也不过是戴着镣铐跳舞,虽然嘴上说得好,但胆子小,做事也是胆怯而教条的。历史课本上说重大事件总有一条“导火线”来铺陈渲染,那好啊,我们也打算做些什么,让这压抑而无聊的高二生活“爆炸”一下。

经过讨论,我们打算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从班主任田老师身上“下手”。

之所以把田老师作为“靶子”,不是因为我们讨厌他,而是从客观的条件出发,是“具体问题具体分析”的结果。原因有三:

一是因为田老师脾气好,我们一般叫他“田哥”。田哥总是咧着嘴笑,胖胖的脸上挂着副眼镜,像干脆面包装袋上印着的小浣熊,只不过这只小浣熊已人到中年。他的笑点很低,情绪很容易被学生们的一举一动牵动,也基本不会批评我们,不死板,不摆架子,对学生很宽容,就算我们惹出什么事情,下场也不会太惨。

二是因为田哥教语文。所有科目中,语文是最浪漫的。数学的优雅在于严密而一丝不苟,英语则更强调一种流畅而热情的感觉,唯有语文是听得懂又看得见的浪漫。没有其他老师比田哥更适合做我们的目标了。

三是因为田老师有“背景”——这个憨厚老实的田哥也是个“情种”,有同学惊奇地发现,课间10分钟他常常站在走廊边,做“极目远眺”思考状。我们以为他的伊人“在水一方”,后来八卦纷纷扬扬,才知道他的目光落在十几步开外的理科班的生物老师阳老师身上。

阳老师让人印象深刻。男生都记得她那一头乌黑的长鬈发、白白的皮肤、细细的声音和苗条的身材。女生则更关注她那每天基本不重样的裙子,阳老师的穿衣风格很少女,蝴蝶结、蕾丝花边、百褶裙,有时候也会穿刺绣旗袍和欧式复古风的大衣。总之,总是踩着小高跟“嗒嗒嗒”的阳老师是我们心中严肃又可爱的“老少女”。

如果有八卦说“田哥喜欢阳老师”,大家不会觉得有什么奇怪,但八卦是这样表述的:“田老师和阳老师是夫妻……”

所有人都惊呆了,原来阳老师和田哥早就结婚了。教了我们一年多,他都未曾向学生透露过自己的家事,这两个人不去做间谍真的可惜了。

3

有好事的同学心血来潮,想出了鬼点子,召集大家密谋一个“大新闻”。于是在一个晴朗的上午,课间操刚刚结束,教学楼前的广场上都是自由活动的学生,我们班的同学都有点紧张,表面上风平浪静,却时不时瞟着时钟。

我们的活动其实很简单,虽然简单却足够震撼。

小D跑到广播站去点了一首歌。这是我们特地选的一首情歌,為此还专门请教了班上那个喜欢听老歌的女孩子:“你说田老师他们年轻的时候流行什么歌啊?”小D接过女孩写下的小纸条,从各种各样的歌名中选了一首看起来顺眼的。

小D选的是王杰的《不浪漫罪名》。真是个直白、应景、真诚的名字,像是对田老师和阳老师的“公开审问”。

这首歌在周杰伦的《牛仔很忙》之后缓缓响起,此刻田老师站在走廊边晒太阳,有同学刻意去和他搭话:“田老师,这是什么歌啊?”田老师皱着眉头开始听。

班上的同学见状,开始起哄了,把教室里的广播调到最大声,王杰略带沙哑的声音通过有些劣质的室外广播传播出来,大家屏住呼吸,等待着歌曲播完:

为何不浪漫亦是罪名

为何总等待着特别事情

从来未察觉我语气动听

在我呼吸声早已说明

什么都会用一生保证

……

此刻广播员的声音传了出来,是温柔的女声:“高××班将这首歌送给亲爱的田老师和高××班的阳老师,希望你们能够多秀恩爱,祝你们白头偕老,恩爱一生。”

这是学生对老师的“全校通报批评”。

皱着眉头仔细听歌的田老师忽然慌了神,显然没想到我们会来这一出。他的脸涨得通红,赶忙快步逃回教室,到讲台上假装低头摆弄教案。我们乐了,跟着他追问:“田老师,这是什么歌啊?”

 赞  0
,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87 − = 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