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长的烦恼、成长的故事

我只做梦想的粉丝

我只做梦想的粉丝

中考结束,同桌杨泉没有考上高中。我去省城上高中的那天,她来送我,悄悄地对我说:“我的梦想是在省城开一家进口化妆品店。” 我很惊讶。她家的经济条件不好,更何况她一个小镇姑娘,连进口化… 阅读全文 »

 粟溪的冰   |    2017/10/20 16:15  |    读者·校园版  |    (68)

我当年是怎么把高考作文写成满分的

我当年是怎么把高考作文写成满分的

我的人生巅峰停留在了18岁。那一年,我写出了一篇高考满分作文。 当年的作文题目是《假如记忆可以移植》,考虑到那是在1999年,这个命题画风还是挺“骨骼清奇”的。 对于当时的高中生来… 阅读全文 »

 骆轶航   |    2017/10/19 9:14  |    读者·校园版  |    (52)

我曾历经的霸凌

我曾历经的霸凌

初二那年,我遭到了校园霸凌。当时,我随父母的工作调动而转学。在新学校,我像在动物园里长大的雏兽,从不知什么是生死搏斗,却突然间被丢到了大森林,一派天真,没有半点弱肉强食的本能,立刻… 阅读全文 »

 叶倾城   |    2017/10/18 19:17  |    今日文摘  |    (59)

胡哥的理想

胡哥的理想

高一时,我们班有个牛人,文科特别好,每次考试语文接近满分,英语全班第一。因为他姓胡,所以全班同学都喊他“胡哥”。 那时胡歌还没有出演《琅琊榜》,女生们不知道胡歌,却都对我们班的胡哥… 阅读全文 »

 秦木洲   |    2017/10/18 10:29  |    读者·校园版  |    (343)

记得总有星宿

记得总有星宿

前天和朋友看完电影,吹着夏天傍晚温热的风慢慢散步回家,经过一家店铺时,听到里面刚好在放张国荣的《风继续吹》。 我已经有很多年没有听到这首歌了。但是喜欢过的歌,如同爱过的人一样,不管… 阅读全文 »

 花大钱   |    2017/10/17 10:45  |    读者·校园版  |    (60)

被“套路”扼杀的创造力

被“套路”扼杀的创造力

大约20年前,我去北京,拜访女作家冯秋子,她拿出儿子的作文给我看。我非常惊奇地发现,那个淘气的小家伙居然写得那么好。 至今记忆犹新的,是一篇《我用树枝碰伤了蚂蚁》,他详细地描写,他… 阅读全文 »

 闫红   |    2017/10/16 10:46  |    读者·校园版  |    (73)

再坚持一会儿

再坚持一会儿

记得读初一的时候,学校组织了一次冬季长跑比赛。比赛的规则别出心裁:比赛的起点是在学校,终点在哪里却没有说明。校长只是说,终点有李老师在等候着,看到了李老师也就是完成了比赛,而且只要… 阅读全文 »

 张成磊   |    2017/10/15 8:51  |    读者·校园版  |    (57)

始于20无的金钱课

始于20无的金钱课

女儿升上小学之后,我开始给她零用钱。零用钱的金额是和她商量后决定的。 “从这个月开始给你零用钱,你可以自由支配,你想要多少钱?” 女儿听到我的问话,稍微想了一下后说:“我不知道,我… 阅读全文 »

 松浦弥太郎   |    2017/10/14 16:43  |    读者·校园版  |    (50)

《三毛流浪记》里的你情诗消失了

《三毛流浪记》里的你情诗消失了

凌霜降,作家,编剧,河南省作协会员,现已在各种期刊上发表近百万字,出版有《偷窥》《非常爱物语》《灰姑娘的星动时代》《漂洋过海来看你》等12部长篇小说。 1996年,我在读初中,那一… 阅读全文 »

 凌霜降   |    2017/10/13 10:01  |    读者·校园版  |    (280)

彻夜失眠后的黎明

彻夜失眠后的黎明

亲爱的藤田惠美: 我苦思冥想,换了一个又一个关键词,始终没能在网上搜到你的近况。对我而言,你就像精神层面的一场火山爆发,火山灰被飓风卷往宇宙深处,你在某个时代忽然失去了消息,而我一… 阅读全文 »

 三三   |    2017/10/12 12:11  |    读者·校园版  |    (283)
1...15...192021...30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