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长的烦恼、成长的故事

被蝴蝶勾上高山的男孩

被蝴蝶勾上高山的男孩

我时常会想起4年前那个冬日的下午。 我坐在物理竞赛的考场上,面对一纸的公式和模型深感绝望。那时我上高三,在全校被寄予厚望的理科重点班,成绩又在班里数一数二,参加竞赛是我作为优等生的… 阅读全文 »

 吴呈杰   |    2018/03/20 16:10  |    读者·校园版  |    (106)

三年级往事

三年级往事

我上小学三年级的时候,我妈生病了,先是躺在镇卫生院的病房里挂盐水,后来转院去了上海。上海的医生说,病发现得早,我妈没什么大问题,但要开刀。 我当时懵懵懂懂,并不觉得担忧或者哀伤。我… 阅读全文 »

 路明   |    2018/03/19 8:28  |    读者·校园版  |    (853)

那年夏天,我被贴了一张“小字报”

那年夏天,我被贴了一张“小字报”

我第一次迈进图书馆的大门,随即被它别有洞天的清雅震惊了:小小的四合院,红漆木柱,网格窗棂。我印象最深的,就是正厅两边各有两个桶形青瓷镂空方凳,以前我只在描述古代的连环画里看到过。正… 阅读全文 »

 翟永明   |    2018/03/18 21:21  |    读者·校园版  |    (97)

少年的风花雪月

少年的风花雪月

风潮 年轻人有自己的追求是好事,但不幸的是,我读中学的时候,正是“杀马特”甚嚣尘上、气势汹汹、席卷四方的年代。从发型到着装,我们这一代人都经历了一场动荡的“浩劫”。 如果我的记忆没… 阅读全文 »

 张秋寒   |    2018/03/17 16:42  |    读者·校园版  |    (91)

车窗外

车窗外

小时候喜欢乘车,尤其是火车,占据一个靠窗的位置,扒在窗户旁看窗外的风景。这爱好至今未变。 列车飞驰,窗外无物长驻,风景永远新鲜。其实,窗外掠过什么风景,这并不重要。我喜欢的是那种流… 阅读全文 »

 周国平   |    2018/03/15 22:20  |    今日文摘  |    (69)

光年

光年

一 你愿意花多长时间去等待一条或许收得到也或许收不到的手机短信呢?你又应该花多长时间去等?据说文学的力量亘古常新,多久以前的伟大作品,今人读来依然动人心魄。有时是的。比方说古巴比伦… 阅读全文 »

 梁文道   |    2018/03/14 22:22  |    今日文摘  |    (67)

最艰难的日子,也要好好生活

最艰难的日子,也要好好生活

1 木子是我认识五年的好朋友,对她来说,过去的一年是最艰难的一年。 先是因为和空降的上司意见不合,大领导为了顾全大局,把她调到了非常边缘的岗位,工资也降了百分之二十。一气之下,木子… 阅读全文 »

 柠檬和西瓜   |    2018/03/13 19:24  |    今日文摘  |    (78)

肉包和香蕉

肉包和香蕉

肉包和香蕉,承载着我们这对清贫父女心有灵犀的默契。很多时候,最深沉的爱,往往无须言明,埋于彼此的心底,默默享受,便已足够。 肉包和香蕉的味道,曾经充斥在我童年中的某一段时光。 12… 阅读全文 »

 睿雪   |    2018/03/12 13:57  |    今日文摘  |    (83)

酒鬼的深情

酒鬼的深情

酒鬼作家蛮多的,这个名单可以列老长。但貌似没有哪个作家比得上雷蒙德·钱德勒,既自己嗜酒嗜得要命,又异常热衷在小说里写酒。钱德勒的所有故事,平均每两页,准会出现喝酒的场景。说“场景”… 阅读全文 »

 寇研   |    2018/03/11 21:21  |    今日文摘  |    (51)

父亲的空白短信

父亲的空白短信

又一次收到家里发来的短信,更准确地说是父亲发来的短信,因为手机是他的。毫无疑问,打开短信,一片空白。而且可以肯定的是,父亲根本不知道自己发了短信。 我能想象出那个场景:父亲坐在后门… 阅读全文 »

 邓安庆   |    2018/03/10 18:36  |    今日文摘  |    (102)
1...91011...15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