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还是长成了当初讨厌的样子

2018年04月08日 15:40 作者:赵卷卷 来源:《做人与处世》  

  朵朵要出去参加夏令营,看着她自个儿在房间里收拾行李,朵朵妈惬意地躺在沙发上,对我说,终于不用再操心了,咱们也可以过过二人世界了。

  临下班前,朵朵妈发来微信:“下班后,我们去看电影。”朵朵在家时,基本就是送上学赶上班再接放学,晚上辅导作业,看电影就成了一种奢望。走出影院时,朵朵妈边走边和我聊着电影中的人物。突然,她甩出一句:“不知道朵朵到了没有?”我揶揄道:“怎么,才不到半天,就想了?”她瞪了我一眼。

  到了晚上10點多,正看着书,朵朵妈“哎呀”了一声,我扭头问怎么了。“他们的飞机晚点了,现在还在机场呢,不知道几点才能起飞?”朵朵妈有些担心。接着,通过电话手表和朵朵语音互动起来,说的都是些不痛不痒的话题:肚子饿不饿?预计几点起飞?户口本交给老师没有?就这样聊到了11点多,我有点困。朵朵妈来了一句:“还早呢,飞机还没有起飞。”我苦笑,只好又翻开书。恍惚中,听到朵朵妈欣喜的声音“起飞了”。我以为可以安心睡觉了,可她又开始了唠叨:“下飞机记得带好行李,一到酒店就洗澡休息……”“你怎么比我妈还啰唆!”我对朵朵妈说。朵朵妈立即回了一句:“不啰唆几句,不放心啊!”

  记得小时候,母亲爱唠叨,吃饭睡觉上学,这不放心那不放心,提醒这提醒那。有一次,我很认真地对母亲说:“我最讨厌你唠叨,长大后,我肯定不会像你这样。”可是,多年后,等自己做了爸妈,竟然也变得爱唠叨了。没想到,我们还是长成了当初讨厌的样子。

  (编辑/北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