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遗忘百年的中国劳工

2018年03月17日 15:52 作者:石润乔 来源:《今日文摘》  

  2017年9月,退休的英国房地产经理约翰·德·露西在家中翻箱倒柜,被一个陈旧的木箱险些绊倒。

  约翰对木箱颇为好奇,打开一看,是祖父威廉·詹姆斯·霍金中尉40年前留给他的珍贵遗物——数十张玻璃幻灯片——记录着一战期间,远离家乡5000英里的中国劳工的真实影像。

  数十年来,中国劳工在英国一战时期的付出少有人知,约翰家的箱子重启了一段百余年前的记忆。2017年11月12日,英国第四频道电视台播出了纪录片《英国被忘却的军队》,时长一小时的纪录片展示了有关一战华工的信件、日记和文件,从华工后代和历史学家的口中追忆这段未被记录的历史。这是英国主流媒体首次制作纪录片,来肯定华工对一战胜利作出的重大贡献。

“三百大洋卖了命,至死不能回家乡”

  “带着至少5年的合同去欧洲吧!你的年收入将达到2000法郎,回来时将成为大富翁。”

  1916年至1918年时,这样的广告遍布山东、河北、河南、江苏等十多个省区的招工点。

  山东莱芜牛泉镇上峪村农民毕粹德看到了这则广告,他对欧洲在哪,要去做什么茫然无措,只知道可以赚钱,唯一的遗憾是即将错过家中不到一周岁儿子的童年。

  几年前,1914年7月,一战爆发,随着战争的演进,协约国一方面临着严重的人力资源危机——前方战线缺人,后方急需劳力。难以为继时,英国一位军官提出,“为什么不用中国人?”

  那时,灾荒和动乱使大多数中国人的生活仍处于极端贫困,尽管更多人是抱着“有去无回”的悲观心态,英法两国招募时提出的“丰厚”待遇仍让很多华工怀揣着“出国发财梦”。

  而对政府而言,一方面,为了防止战火蔓延到中国,民国政府一开始便发表中立宣言并公布24款“局外中立条规”;可另一方面,一直在战败和割地赔款中循环的政府也想有所作为,提高国际地位,改变积贫积弱的局面。

  筹划着“皇帝梦”的袁世凯曾在1914年8月向英国驻华公使朱尔典表达中国派兵参战的愿望,但没有被采纳。1915年,袁世凯的总统府秘书长梁士诒提出“明守中立,暗示参加,以工代兵”计划。

  当年年底,法国人陶履德打着进行农业开发的旗号来到北京,实际上他的真实身份是法国陆军部中校,此行的真正目的是与北洋政府秘密谈判中国劳工招募事宜。后来,北洋政府与法国达成协议,由梁士诒控制的惠民公司专门负责招募及运送华工。

  与此同时,英国虽然在1915年拒绝了中国人的建议,但私下里,他们还是利用其在山东威海卫的租借地,以及教会网络,悄悄地在山东和河北两省招募中国人。

  这些招募计划一开始都是半官方的,直到在1917年中国宣布参战后,开始转由中国政府劳工部组织劳工输出。

  这是中国人第一次大规模地参与西方世界的内部事务。从1916年5月输出第一批劳工开始,到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的1918年11月,相继有14万华工远涉重洋,4万余人为法国军队服务,9.6万为英国军队干活,他们来到战火纷飞的欧洲,开始了他们曲折艰辛的劳工经历。

  华工们剪掉长辫,登上码头,在夕阳中对着来送别的亲人们挥挥手,哼着《华工出洋歌》,甚至是敲着锣鼓、放着鞭炮登上了一场未知又充满死亡危险的旅程。

  “下了太平洋,想起老爹娘;三百大洋卖了命,至死不能回家乡。”提到当年出国时的感触,来自山东的劳工樊明修曾说。

“像牲畜一样被推挤到了船舱里”

  1916年11月15日,山东荣成的毕绪忠拿到了华工第00001号登记单,成为一战时英国招募的华工第一人。

  他到达威海卫英租界,排起长队,脱光衣服,接受体检。当时的检查很是严格,除了一些传染性疾病外,皮肤病、沙眼、痔疮及牙齿不全的候选者都被刷掉。

  毕绪忠通过重重考验,英国的医生为他驱除了虱子、打了疫苗,他脱下旧袄,换上制服。工作人员又拿来一纸合同,仿照法国,合同上面也写着,“不得在危险区内雇用中国人”“中国劳工的待遇与英法两国工人平等”——虽说“平等”从未实现,但参加一战的中国劳工与此前被称为“猪仔”的出国劳工有了根本不同。

  只不过,华工们多是文盲,面对着密密麻麻的文书,只能按下手印代替签名。他们不一定都能读懂合同条款,只是有着最朴素的理解——出去工作三到五年,包吃包住,每月能挣十多块大洋呢。

  当时的一块大洋能买30斤上等大米,将近10斤猪肉,即便是最壮的山东大汉,干体力活儿的月收入能有三四块大洋就很是不错。

  据华工后人崔树新回忆,当时赴欧的父亲崔志卿每月会往家寄30块大洋,足以保证一家老小衣食无忧——不过,崔志卿是副翻译兼正工头,和那些大字不识的底层华工区别很大。

  心存期冀的毕绪忠和其他华工们穿着统一的制服,头戴统一的宽檐帽,背着统一的背包涌上甲板。本來能承载几十人的船上,站满了成百上千的华工,“像牲畜一样被推挤到了船舱里”,远赴欧洲。

  这条路程几乎穿越了大半个地球,一般要用时两个月左右。这些从未乘过船的中国劳工躲在狭小阴暗潮湿的船舱,吃尽了苦头,有人吃不惯船上的罐头,饥肠辘辘;有人晕船得厉害,跳海自杀;有人得病死去,被抛尸大海。

  一路颠簸,华工们终于抵达英国,但他们也自此没有了名字,只得到一个刻有编号的黄铜手镯,是为发放工钱、分派任务的依据,直到合同期满归国才能取下。

最艰苦、最繁重的工作

  一战西线战场,随着大批先进武器的发明和投入,战争的规模远远超过以往。战场近乎屠场,数次大战役被称为“绞肉机”。

  刚上船的时候,就有中国劳工因为恐惧亲上战场而恐慌,英方组织者百般安抚,称中国人“不必进入危险区”,来给众人定神。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