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国民党终于还是不行了?

 2018/01/06 22:24  李不太白 《今日文摘》  (438)    

国民党在被李登辉“阉割”过之后,就已暮气沉沉。暗独派和事佬吴敦义当选新一任国民党主席后,偏安台灣七十年的国民党更加垂暮!可以说,现在中国的孕育,始于国民党。国民党所有戏剧般的宿命,都是为了迎接现代中国的新生。国民党的失败,有很多值得我们深思的地方。

寒蝉凄切

秋意萧瑟中,中国国民党退守台湾已近70年。

2015年秋冬,在决定命运的“总统大选”战役中,国民党望风而溃,全党上下弥漫着一股集体从沉船逃亡的气息。第二年3月,新当选的党主席洪秀柱,宣称将“在废墟中重建家园”,幻想东山再起。5月,世仇蔡英文取国民党而代之,正式入主台湾大位。多么熟悉的剧情。是的,此情此景仿佛又回到了1948年深秋。

彼时,战场上接连失利的国民党,四顾惶惶,朝野上下一片哀鸿声。被国民党称为“徐蚌会战”、被共产党写作“淮海战役”的大决战后,朝代更替的棋局已在事实上结束。11月,宋美龄带着全党心气,再次飞往华盛顿求援,试图重温“国会演讲”的外交旋风。可惜,明日黄花,晓风残月,世界新霸主是一点兴致都没有了,杜鲁门甚至挖苦她“到美国来,是为了再得到一些施舍”。

重建家园?这话蒋介石也说过。于是精诚团结,反攻回来。六十多年过去,大陆没反攻下,国民党反倒连最后一块立足之地也要丢掉。

骤雨初歇

其实,天平一开始还是倾向国民党一方的。

1946年,抗战结束后,积贫积弱的中国,近百年来第一次在与“列强”的对抗中成为胜利者一方。就算是在美苏帮忙下的惨胜,那也算胜利。彼时,蒋介石领袖威望如日中天。甚至在二战尚未结束时,他就受邀参加开罗会议,与罗斯福、丘吉尔一起筹划二战后的世界新格局。近代史第一次垂青国民政府,按理说,你应该有个好未来才对得起剧本啊。然而,到了1948年,国共内战才打两年,国民党溃败之快竟令所有人瞠目结舌。就像后来,拿下人神共愤的陈水扁贪腐政权后,马英九雄姿英发,帅朗形象给政坛吹来一股清新之风,全党上下朝气勃勃,一派欣欣向荣的气象。谁能想到,一鼓作气走的竟是下坡路!

这么好的势头,你怎么就把它糟蹋了呢?从1946到2015,国民党到底中了什么邪,被下了什么蛊?

都门帐饮无绪

是国民党没有人才吗?当然不是。军事上的人才,有“小诸葛”白崇禧,有比“小诸葛”还会打仗、三次击败他的陈济棠,更别说入缅歼灭大量日军的虎将孙立人了。国共双方都有承认,国民党不是输在军事上。

那是输在纵横捭阖的谋略上?国民党也不缺远见卓识的人物。比如杨永泰,此人能耐可谓当世无二。国民党完成形式上的统一、红军第五次反围剿失败,全拜此君谋略所赐,他甚至还提前预估到了连红军自己都没想到的北上路线。

那么输在所谓“四大家族”贪腐上?这一点不敢反驳。然而时过境迁,马英九治下的政府,恰恰以“清廉自守”著称,跟贪腐沾不上边,连习惯死缠烂打的对手民进党,都揪不到他一根小辫子。

那一定是输在“失去民心”上?可是,赢得抗战胜利的蒋介石、惩处阿扁贪腐政权的马英九,本来是民心在握的。聪敏如宋美龄者,率直如洪秀柱者,都是人中凤凰。凤凰可涅槃,但面对不争气的一家老小,她们至多就是“速效救心丸”,缓口气可以,想救活国民党,那是痴人说梦。

暮霭沉沉楚天阔

国民党的病,不在肌理,不在血脉,在骨头里。这个病,叫“拥兵自重不团结”。这个病,叫“旧中国分裂式后遗症”。这个病,始于曾国藩。

曾国藩能被后世称为“立言、立功、立德”三不朽完人,确有其过人之处。但要命的是,他无意中恢复了晚唐军阀“藩镇割据”的旧格局。曾国藩的湘军,作为当时国家倚重的主要军事力量,在干掉太平天国后,变得不好控制,弊病丛生。于是,湘军被遣散,薪尽火传,李鸿章的淮军崛起。但与恩师曾国藩比,李鸿章差太多太多。曾国藩说,老九(曾国藩的九弟曾国荃)是拼命发财,少荃(李鸿章)是拼命升官,我是拼命读书。这话一点没错。李鸿章的所有聪明,都被用在个人升官发财的小格局中。

“兵为将有”的湘淮军阀旧习,被李鸿章的继承人袁世凯因袭,并发挥到登峰造极的地步。袁世凯天津小站练兵,练的是袁家兵,口号基本是“吃袁大帅的饭,为袁大帅打仗”。

千里烟波

从曾国藩、李鸿章到袁世凯,军队对某个人的依附作用,反过来又使个人萌发了割据一方的野心,并日益膨胀。这无论是对一个国家、一个党,都是致命的。

中国人民解放军少将、国防大学战略研究所所长金一南教授,在翻阅大量保密史料后,破译了一个“历史迷案”。那就是红军在第五次“反围剿”失败后,行至桂湘境内,在前有广东、广西、湖南地方军阀堵截,后有国民党中央大军围追的情况下为啥能逃出生天?原因是有人让出一条华容道。

广东军阀陈济棠,首先与红军达成秘密协议,只要红军不滞留广东,他就一路放行,最好笑的是,粤军甚至用有线电与红军互通情报。广西的“小诸葛”白崇禧,定的九字围剿策略也很神奇,对红军“不拦头,不斩腰,只击尾”,就盼红军早点离开桂境。执行白崇禧策略的两个军长甚至吵了起来,因为尾巴也有大小,到底击大还是击小?白崇禧再次指示,小尾巴,意思一下就行了。这么小意思一下,就叫红军损失超过两万人,让朱德、彭德怀陷入极其险峻的局面中,林彪甚至对自己部队还能撑多久产生了动摇。等到在蒋介石重压之下,稍作合击,86000名红军,渡过湘江就剩下30000人。

白崇禧若出力真打,红军是扛不住的。他这么干,倒没和红军达成什么协议,有的只是对自己利益的精心算计。“小诸葛”的算盘是,老蒋围剿红军不假,但借“剿匪”名义来收拾我广西也是真,所以“有匪有我,无匪无我”,留着红军,我才有发展机会。

 赞  1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63 − = 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