拒绝与接受

 2017/12/31 8:54  寇士奇 《做人与处世》  (59)    

19世纪末的英国,麻风病还是一种绝症,凡是被送进麻风病院的人,从来就没有活着出去的。一天,年轻神父约逊被邀请前去参观一座麻风病院。一进去他就一个劲地用手摸后脑勺,因为万万没有想到,这里很少悲伤压抑的景象:一对面目全非的中年情人像年轻人那样牵着手行走,看见他,还不忘打个招呼;一群人在空地上歪歪斜斜高低错落地跳着华尔兹舞,而用小提琴伴奏的则是一个侏儒。路上,迎面走来一个老人,用满是疙瘩的脸庞朝着他,从对方眼睛跳动的炽热火花约逊判断出:他脸上展现的决不是怒容而是笑容。路边,一个没了鼻子的裁缝在为顾客量着腰围,他的殷勒态度和熟练动作和外面的同行毫无二致。

到了文化活动场所,约逊后脑勺摸得更加频繁了。一个女子正用仅剩的两根指头画画,缤纷绚丽的色彩映得她脸庞一片彤红。一阵洪亮的歌声传来,他走进那个房间,看见发出歌声的是一张嘴角歪斜的嘴。几个雕像栩栩如生闯进眼帘,他扭头望去,一位头顶秃得发亮的中年人在埋头挥锤奔凿。

约逊不禁赞叹了几句,然后又問麻风村的医护人:“这些病人为什么如此愉快呢?”

医护人员说:“这是因为他们接纳了现实,没拿自己当病人。”

约逊再问:“有没有和他们不一样的麻风病人呢?”

医护人员说:“有。这些人通常都在居室里待着,请到那里看一看吧。”

来到居室,约逊发现,这才是人们想象中的麻风病人啊!有的人在屋角蜷缩着,有的人面对墙壁呆坐着,有的人相互哀哀倾述,有的人拿着医书哗哗翻看。到处弥漫着倦怠、愁苦、压抑、失望的气氛。

他问:“为什么他们和外面那些乐观的人不一样呢?”

医护人员说:“这是因为他们拒绝接受现实,还想把麻风病治好。”

(编辑/张金余)

 赞  0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2 =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