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禺把批评信装裱悬挂

 2017/12/23 13:55  侯睿哲 《做人与处世》  (76)    

曹禺(原名万家宝)和黄永玉亦师亦友,黄永玉比他小14岁。1983年3月20日,59岁的黄永玉给73岁的曹禺写了一封批评信,信中十分中肯而又犀利地批评了曹禺解放后的创作:“你是我极尊敬的前辈,所以我对你要严!我不喜欢你解放后的戏,一个也不喜欢。你心不在戏里,你失去伟大的灵通宝玉,你为势位所误!从一个海洋萎缩为一条小溪流,你混在不情愿的艺术创作中,像晚上喝了浓茶,清醒于混沌之中。过去数不尽的精妙的休止符、節拍、冷热、快慢的安排,那一箩一筐的隽语,都消失了。谁也不说不好。总是‘高’‘好’这些称颂虽迷惑不了你,但混乱了你,作贱了你。写到这里,不禁想起莎翁《麦克白》中的一句话:‘醒来啊麦克白,把沉睡赶走!’”

这封信,如此不留情面,正像黄永玉自己所说,是“近似于毁谤你”。而曹禺不但没有生气,竟很快回信说:“你射中了我的要害。看得今天的我心惊胆战,我全盘接受你的鞭策。我时常觉得我顾虑太多,这已成痼习。但如果不下决心改变,所谓小溪再汇为沧海是不可能的。但愿迷途未远,还能追回已逝光阴。”这是多么深刻的自我检讨和严厉的自我批评!

解放前,曹禺创作的《雷雨》《日出》《原野》和《北京人》被誉为是“四大名剧”,其艺术功力所达到的境界,迄今为止,尚无人能够超越,那时候他只有30多岁。相比之下,解放后,他创作了《明朗的天》《胆剑篇》《王昭君》三出戏,都受到了当时政治形势的限制,艺术魅力都大不如前。

曹禺越读越觉信的珍贵,越读越受激励。1987年,77岁高龄的曹禺请女儿万方把这封信装裱起来悬挂在客厅,以鞭策勉励自己再写出好的作品来。他还对女儿说:“这封信要作为万家的镇宅之宝。”此后每当家里来客人,曹禺都会给他们读一遍这墙上的信。

作为戏剧界的泰斗、有着“东方的莎士比亚”之美誉的曹禺,如此善待诤友,重视一个后辈的批评,知耻而后勇,这比那些把表扬的锦旗挂在墙、恭维的合影挂在墙的沽名钓誉、明哲保身者,不知要高尚多少倍!

(编辑/杨逸)

 赞  0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74 + = 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