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塔尔是个什么样的国家

2017年11月25日 17:25 作者:张晓东 来源:《今日文摘》  

  在1940年代发现石油之前,卡塔尔的经济以珍珠养殖业为主。但油气资源的开发很快就让这个国家换了面貌。2017年该国石油探明储量约为250亿桶,总量大约与中国一致,但其人口却只有中国的大约0.2%,且开采成本也相对较低。卡塔尔的天然气储量超过25万亿立方,位居全球第三。按照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数据来看,2016年卡塔尔的人均GDP已经超过了6万美元,位列全球第4。

  和隔壁的阿联酋一样,卡塔尔近年以来也聚焦到“后石油时代”的可持续发展议题上来。从发展到可与CNN、BBC比肩的半岛电视台到被评为五星级航空公司的卡塔尔航空,可见该国在经济多样化的道路上有不小的进展。卡塔尔政府投资的卡塔尔科学技术公园还大手筆地引进了不少来自欧美的知名大学分校,曾经打出过“到中东念西方名校”的口号。

  2022年的世界杯无疑也给卡塔尔带来了更多的基础设施建设机会,给该国经济带来更多的增长点。但此次断交事件却给场馆建设带来了不确定因素:卡塔尔劳动力市场上外籍劳工占比很大,其中不乏来自断交国家的工人。

  不少分析认为,超高比重的外籍劳工已经成为卡塔尔经济结构中的一大弊病。在某些特殊行业(比如餐饮业等),外籍劳工的占比超过了80%,一旦外籍劳工大量离境,卡塔尔经济或将遭遇重创。

缓步前行的现代化

  尽管有哈马德大刀阔斧的改革,但今天的卡塔尔在很多方面仍然是一个社会观念极为保守的典型阿拉伯国家。实际上,从卡塔尔现今宪法规定伊斯兰教法和世俗法律并行不悖就可以看出,这个国家在现代化的道路上走着试探性的步伐,并带有不小的怀疑和踌躇。

  美国ABC新闻网站的科特尼·金从多哈发回的报道写到:“今天的卡塔尔女性可以投票,驾车并且自由选择职业,但却仍然受到很多传统价值观的限制——这些无形的枷锁比法律还要更加难以逃脱。”

  访问过卡塔尔大学的金发现,即使在高等学府这样的地方,男女也需要分开上课,而想要访问异性校区,则需要通过重重审批。在女生校区里,也只有小部分的女性没有全身着黑纱。21岁的女学生达娜·艾哈迪其表示,作为一个卡塔尔女性,行事必须要“谨慎又谨慎”。男女之间的“不正当交往”是万万使不得的,“如果一个女生丢掉了自己的名誉的话,那一辈子也嫁不出去了。”艾哈迪其说。

  在卡塔尔工作生活了多年的巴林人阿卜杜拉·阿卡汉认为,比起沙特乃至自己的祖国巴林,卡塔尔政府有推进世俗化的决心和意志,但它仍然算不上海湾地区在这方面做得最好的一个。阿卡汉举例说,在迪拜任何人都可以买到酒精饮品,但在卡塔尔,只有有特殊“执照”的人才能买得到。

  在卡塔尔,很多年轻女性将前任埃米尔王妃莫萨视为“人生偶像”。在过去的十多年时间里,莫萨不仅在重要场合带头示范不戴头巾,而且还积极参与很多国际事务,以女性的身份影响卡塔尔的国策。

  “在卡塔尔,其实法律并没有规定说不能怎么做,不能怎么穿……更多的压力可能是传统观念吧。我觉得这个国家正在改变……”艾哈迪其说。

  (刘红丽荐自《看天下》)

  责编:天翼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