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曾经的蓝领人,现在改行当护士

 2017/11/23 8:30  畏德 《今日文摘》  (81)    

在接触到手术解剖刀、医用镊子和注射针头之前,汤姆·琼斯对这些医用器械一无所知,更不要说学会熟练操作它们。此前,他是一名持证技术工人,曾在数家大型工厂有着多年的工作经验。然而,俄亥俄州南部地区近年来不景气的经济让他的雇主AK钢铁公司不得不进行裁员,而他也成为600多名不幸被解雇职员中的一位。

无奈之下,琼斯不得不重返校园,学习新的技能——他还有妻儿需要养活。起初他考虑成为一名焊接工或是电工,但担心这类工种同样熬不过下一波经济危机,他需要一份更加稳定、一份即使是在经济不景气环境下也不会被轻易裁掉的工作。

临近的一家职业训练中心给了他从未想到过的选择:成为一名护士。具体来说,是协助外科医生进行手术的护士。

“我调查过的所有信息都告诉我,医疗是唯一一个不会轻易裁员的行业,”琼斯说这话的时候,正在训练中心上课的课间休息中。琼斯所在的护士培训班上,他是仅有两位男性学员中的一位。“这么做的确有点怪怪的,但没办法,现如今我只有这么个选择。”他解释到。

在美国中西部的传统重工业地带,还有很多像琼斯这样因为产业转型而丢掉饭碗的产业工人。而他们中的一部分,现如今正在转而拥抱新的就业领域,学习转岗到像医疗护理这样曾经被广泛视为“女性工作”的工种上来。与此同时,很多的年轻男性也倾向于选择护理作为其第一份工作。

全美护理协会提供的数据显示,在2000年以前,美国持证护士中,男性只占到约6.2%,现在已经超过10%。在俄亥俄州南部这样的“铁锈地带”,趋势更是明显。在1995年,俄亥俄州前四大雇主分别为通用汽车、福特、克罗格和通用电气。到2016年,前四大雇主已经变为克利夫兰诊所、沃尔玛、克罗格和梅西健康。

通常来说,像沃尔玛和克罗格这样的零售业公司,能提供的岗位大多薪水较低,因此像琼斯这样进军医疗产业,的确是个明智之选。

然而对男性来说,改行从事护理业也有不小的挑战。一部分是因为这一行业长期由女性主导;另一部分则是因为它也无法提供像熟练技工那样丰厚的薪水。此外,从事护理工作还需要一定水平的基础教育背景和科学素养,这是蓝领工人所普遍缺失的。

在美国重工业的鼎盛年代,极少数男性会选择从事诸如护理业这样的“传统女性工作”,但现如今,情况有了很大的变化:在俄亥俄州,自从2000年以来,有14%的采矿业和伐木业岗位已经不复存在;这个数字在建筑行业是12%,在制造业则达到了惊人的33%。相比之下,健康护理产业的工作同比增加了38%。

阿克伦大学社会学教授珍妮特·蒂尔的调查还发现,改行从事护理行业的男性中,有很大一部分都流向了医疗器械操作、外科手术助理以及康复理疗等新兴方向,而不是传统的病人日常护理方向。在蒂尔看来,这些新兴方向还没有被完全定义为“女性工种”,因此受到男性青睐。

“这些工作岗位更多被描述为技术性,而非护理性,与之挂钩的社会刻板印象也会稍微少一点。”蒂尔提供的数据显示,在1996年,上述岗位有16%的男性占比,但到了2008年,就已经上升到26%。

另外一位专家、来自罗格斯大学的帕特西亚·罗斯则发现,转岗进入护理业的男性通常得不到较高的起薪,原因在于他们欠缺工作经验和相应的教育背景。比如琼斯就表示,自己刚刚开始做外科手术助理时,拿到的薪水还不如以前做技工时的一半。

与这一趋势平行的则是,越来越多的女性开始进入那些曾经被视为“传统男性岗位”的行业,比如配镜师、兽医或是牙医。“女性的受教育程度更高、进入高技术工种的可能性也就越高。”罗斯說。

现年44岁的马修·维恩·威尔伯尔尼是一名新上岗的临床护士,他的日常工作就是给病人扎针管、量血压。在此之前,他万万没有想到自己的职业路径会产生如此戏剧化的转轨。

高中毕业后,威尔伯尔尼的第一份工作是管道工,此后又辗转在建筑等行业工作过,直到他成为一家橱柜工厂的高级技师。在橱柜厂工作的那段时期,他能够到手大约4万5千美元的年薪,足够他养活一家5口。

随着经济走向不景气,橱柜工厂被外地资本并购,威尔伯尔尼原本收入丰厚的工作也面临被裁的风险。“与其坐以待毙,不如自寻出路。”他决定在下一波裁员潮到来之前找到一份更稳定的工作。

就这样,在10个月的职业训练之后,威尔伯尔尼初步具备了进行护理工作的能力。在橱柜工厂被关掉之前,他已经找到了新工作。

在蒂尔看来,男性大举进军护理行业的这一趋势不仅能够帮助缓解失业难题,更重要的则在于“逐渐抹掉附加在某个特定行业上的性别标签”。对更年轻一代的职场新鲜人而言,或许未来在找工作时就会更少受到固化性别印象的束缚。

数据显示,这一趋势很可能还会持续。一份2015年的研究表明,18岁到32岁的美国年轻人更倾向于组织一个“收入平等的双职工家庭”,即夫妻双方共同负责收入来源的家庭组织模式。这意味着,无论是在职场还是在家庭,男女平等的趋势正在快速加深。对男性来说,做家务、带小孩是应尽的一部分责任;而对女性来说,出门挣钱也是应有的义务之一。

33岁的约翰·吉布森在成为一名护士之前,当了13年的伐木工。“我想多抽点时间陪我的孩子,这份(护士)工作让我能够有时间这么做。”吉布森介绍说,做了这份工作之后,有不少朋友会开玩笑说他是“娘娘腔”,但他并不在乎。“重要的是,做护士的话,非常容易就能够找到一份工作。”

吉布森说,作为一名男护士,要遇到的尴尬情况并不少见:有些产妇会抗拒男护士帮忙接生,还有些病人则会以为男护士就是医生。“人们还可能会以为,如果一个男性从事护理工作,那么他一定就是没出息或是娘娘腔。”吉布森说,“然而有一份娘娘腔的工作,总比什么都没有好。”

(黄成安荐自《看世界》)

责编:Ester

 赞  0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21 − = 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