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能想象一个没人说谎的世界吗

2017年11月14日 17:47 作者:迈克尔·加扎尼加 来源:《今日文摘》  

  欺骗行为遍及整个动物世界——比方说笛锧会假装受伤,把天敌从自己的巢边骗走,但蓄意欺骗却仅限于大猿。人类更是行骗的大师。欺骗无处不在。它从大清早就开始了。女人一起床就化妆(让自己显得更漂亮、更年轻)、喷香水(遮盖体味)。女性戴首饰、染发、在脸上涂脂抹粉的历史相当悠久,你去卢浮宫的埃及展馆看看就知道。男人在欺骗上也不是什么生手。他们喷除臭剂,把两侧的头发往秃顶的地方扒拉(以为这能骗过谁似的),要不就戴上假发,之后才坐进贷款买来的车。

  你能想象一个没人说谎的世界吗?那会糟糕透顶。你向人打招呼:“嗨,今天过得怎么样?”你真的想知道答案吗?你真的想听见有人对你说“我注意到你最近长了5斤肉,而且全长在下巴上了”?谎言会用在工作面试的自我推荐上(“没问题,我知道怎么做那个”),用在跟新人碰面的时候(你会说:“这是你女儿?她长得可真漂亮!”而绝不会说出“我终于知道老虎为什么要把幼崽吃掉了”这样的刻薄话来)。谎言还会用在跟潜在配偶相逢的时候(“我的金发当然是天生的”)。

  我們不仅对彼此说谎,也对自己说谎。100%的高中学生认为自己跟他人相处的能力高于平均水平(从数学上看这实在不可能),93%的大学教授认为自己的工作能力高于平均水平,这都是自我欺骗的表现。再不然,想想这些话:“我经常锻炼。”“我家孩子绝不会那么做。”实际上,孩子学会说谎是父母教的(“跟奶奶说你超喜欢她送的皮短裤”),也是老师教的(“你觉得乔是个笨蛋,这我管不着,可你对他这么说不好”)。

  在闲聊并判断所得信息是否真实的同时,我们还会读取面部表情。面部识别有可能是人类最发达的一项视觉技巧,而且明显在社会互动中起到重要作用。

  长期以来,人们一直认为,面部识别是由人类大脑的一个专门系统促成的,但现在我们知道,大脑的不同部分负责不同类型的面部识别。

  出生以后不久,较之其他物体,婴儿就开始更喜欢看脸。到了7个月大时,我们开始对特定的表情做出恰当的反应。自此以后,面部识别就为顺利的社会互动提供了丰富的信息。根据面部的视觉外观,人们可以获取有关对方身份、背景、年龄、性别、心情、兴趣度和意图的信息。我们可以注意到,对方也正在观察我们的面部表情,此外,读唇还能帮助我们更准确地理解对方说的话。

  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的保罗·埃克曼做了比其他任何人都要多的面部表情研究。通过多年的研究,埃克曼确定,面部表情是全人类共有的,特定的情绪对应特定的表情。当一个人说谎时,风险越高,他感受到的情绪(如焦虑或恐惧)就越多。这些情绪会从脸上和声音语调里流露出来。而这正是自我欺骗的一大好处:如果你不知道自己在说谎,你的面部表情也就不会出卖你了。

  (周凯荐自《感悟》)

  责编:小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