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惜羽毛”难务实

2017年11月05日 15:26 作者:沈嘉柯 来源:《今日文摘》  

  很多人自以为的“爱惜羽毛”,其实是爱惜声誉大过于运用才华能力去成就功业,因为只要做事,就可能招骂又特麻烦。

  古代人把人一生的最高成就总结为“立德、立功、立言”。任选其一,都足够在人世间不朽了。

  立功需要真刀实枪干事,以成败论英雄。

  立言呢?有了不起的思想,写作出书,流芳百世,也是一条特别难的路。

  三不朽里面,就数立德最可疑。因为留了后门,容易抄近路。道德这个东西,吃不到摸不着,都在人心和嘴巴上。

  晚清求名爱惜羽毛的和立功务实的,分成了清流和洋务派。

  西方列强们恃强凌弱,吃中国的肉,喝中国的血,逼着中国赔银万万两。清流们还是像以前一样清高自傲,今天说这个做得不好,明天骂那个人道德不佳,特别讨好群众和某些保守知识分子,以此博得喝彩。

  当时的清政府为了自救,派一批儿童留学美国,学别人的先进文明,回来报效祖国。也就是洋务派主导的“师夷长技以制夷”。

  这些中国孩子在美国文化的浸润下,变了。一个个剪了辫子,穿起西装,今天跳舞,明天跟洋妞谈恋爱。

  清流里面有个名气很大的陈兰彬,是中国首任驻美公使。陈兰彬对此恼火得不得了,觉得男女授受不亲,这些孩子学坏了,学成归国也不会有什么作为。他要求全部裁撤回国。

  结果清政府总理衙门分批把这帮孩子召了回来。

  这群留学美国的幼童,后来他们中出了大名鼎鼎的铁路工程师詹天佑,出了清华大学最早的校长,出了中华民国的第一任总理。实实在在“打脸”了陈兰彬。

  洋务派里有个大佬张之洞,一开始也是清流。后来,清流派里面有个重要人物叫张佩纶,因为贻误战事,空谈无能的老底子穿帮了,导致清流们威信扫地,颜面无存。

  张之洞受到很大触动,就此转向洋务派,脱胎换骨,奋力作为,成为晚清历史上响当当的重要大佬。

  这个洋务大佬有多牛?

  打仗方面他调兵遣将重用冯子材,打败了法军,要不是清政府委屈求和,他几乎力挽狂澜改变战局。

  办教育方面,他创办的学堂,是武汉大学、南京大学、东南大学等多个重点高校的前身。

  搞工业,毛主席的评价是“提起中国民族工业,重工业不能忘记张之洞”。1890年,张之洞创办的汉阳钢铁厂,是当时亚洲最早最大的钢铁厂。

  做交通,张之洞督办了卢汉铁路和历史上大名鼎鼎的京汉铁路。

  你看,在这世界上,不论大人物还是小人物,总是务实的人一再为我们贡献精彩。也只有做过实事的人,才知道认真做一点事情,有多难。

  好虚名的人,站在岸上指手画脚当清流,就太容易了,挑毛病骂人,动动手指和嘴皮子就行了。太多自诩“爱惜羽毛”的人,追求一尘不染,干净高洁,最终变成了平庸俗套的嘴炮党。

  别人有新鲜创意想做点事情的时候,这些人就站在边上看笑话,指手画脚的。

  还有一种极品,根本就没什么“羽毛”,也要装成爱惜羽毛的样子。江湖上还没混出个什么来,就扭扭捏捏,这也不行,那也嫌弃,生怕丢脸。令人啼笑皆非。

  对了,张佩纶的孙辈里,出了个写书扬名的女作家,叫张爱玲。张爱玲有句名言,“出名要趁早”。不过,她的出名不是虚名,是绑定在一本又一本打动人心的畅销小说上的。她靠着写书大卖,在上海滩扬名立万,赢得了读者,赢得了粉丝,在中国文学史上占了一席之地。这也是实实在在的事业。

  追求立功的人,務实。追求写作的人,耐得住寂寞。两者都是好样的。追求虚名清誉的保守分子,最后成了笑柄。

  小人物做着做着,改变了命运。大人物做着做着,改变了时代。

  (张新荐自《特别文摘》)

  责编:我不是雨果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