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瘾

2017年10月12日 10:26 作者:乔兆军 来源:《做人与处世》  

  中国人自古“学而优则仕”,做官也意味着威风、富贵、光宗耀祖、荫庇子孙。《官场现形记》中,塾师王仁开导学生:“做了官就有钱赚。”而最后一回写黄二麻子“苦辣酸甜遍尝滋味”之后,终于悟出“天底下的买卖,只有做官的利钱顶好”。

  中国人的官瘾实在深。清朝光绪年间,张传声花钱捐了一个河南候补道,可当时河南还没有职缺可补,这哥们按捺不住了,提前过起官瘾来,每天早上洗漱过后,穿上官袍戴上官帽,演练起道台大人升堂办公的好戏来,搞“岗前培训”。

  我的一个远房表叔,一辈子当的最大的官是村民小组长。前几年,合村并组后,取消了这一职务,表叔也就光荣下岗了。“官”虽说退了,瘾却没有退,表叔爱喝酒,每每酒酣耳热之际,总要和我聊起他当组長时如何如何,看他眉飞色舞的,我只能附和。

  经常看到这样的报道:某官员出了事,无论事由,往往招来一片叫好声,甚至有好事者敲锣打鼓放鞭炮庆祝。一个刚在网上骂完官员的愤青,很可能一转身就去参加公务员考试。这些人痛恨官场腐败,但骨子里又垂涎、迷恋、崇拜官场,呈现一种“嫉妒别人占便宜,恨自己没机会参与”的复杂心理。

  如今,当官虽不如古人那么有特权,但官瘾仍然存在。为政者必须正确认识官瘾带来的危害,要把当官作为一种职业,而非身份,要立志做大事,而不是立志做大官,放下该放下的面子,这官瘾才不至于将人推向深渊。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