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绿帽逼出的古代最严反贪法

2017年06月19日 13:50 作者:张波 来源:《今日文摘》  

  洪武十八年(1385年),正是五十七岁的大明开国皇帝朱元璋干劲最为饱满的年头。

  这年大明朝的事,比较出名的,就是连番血雨腥风大案,自从四年前权臣胡惟庸落马,一干权臣勋贵拨出萝卜带出泥,连年有人落马倒霉,动辄千百人大案,举国噤若寒蝉。

  但相对不出名的,却是大明朝一片大好的形势:养老恤残等公共福利正火热推行,国家钱粮收入突破两千万石。几年前还残破的城市,现在好些都达到几十万人的热闹规模。前线也捷报频传,明军高歌猛进,到处追打北元政权……

  这个已经令华夏民族满血复活的铁腕帝王,此时连给臣子们的诏书里,都全是超越汉唐盛世的火热雄心。就在这信心爆棚间,一件突发在南京的上访案,却给朱元璋来了一次结结实实的凉水浇头!

  溧阳县书生黄鲁,受全县百姓重托,闯入南京城喊冤告状:控告县令李皋与衙差潘富狼狈为奸,横征暴敛勒索百姓,甚至还对无钱缴税的百姓拳打脚踢。朱元璋当时震惊了:自己多年来三令五申,往死了严打贪污腐败,竟还有这恶性现象!抓!把这俩货抓回来问罪!

  朱元璋派去的“专案组”,浩浩荡荡出发了。在朱元璋看来,这该是一桩很简单的案件。抓来依法审判,若属实就杀掉了事。谁知万万没想到,荒唐风波这才开始。

  因为这桩看上去简单的贪腐案,却起自一起雷人的通奸案:衙差潘富给县官李皋戴绿帽。

  小小一衙差,正式编制都没有,充其量是个临时工,竟给朝廷知县戴绿帽,而且县令竟然心甘情愿,和他沆瀣一气?

  通奸变成狼狈为奸

  溧阳县地方不大,但在明初的时候,地位却相当重要:出名的渔民之乡,官场公认的肥缺。当初委派县令时,朱元璋也格外留意,选了个名声不错的山西人李皋。

  但千防万防,还是看走了眼,这李皋到了富庶的溧阳,立刻就花了眼,还暴露了一个要命的毛病:好色。就这毛病,被溧阳县的衙差潘富瞧在了眼里。

  别看潘富是个临时工,在溧阳当地,可不是一般人。他根子深人脉熟,当地的土豪权贵,和他全有交情,上上下下都要给他面子。溧阳的历任县令,也都待他客客气气,轻易不敢得罪。

  但潘富要的,可不是客气,而是要把领导拉下水。一看到新来的李县令见了女人就走不动道,立刻投其所好,献上美女一名,果然迅速把李县令俘虏。这对男女如胶似漆不说,且为了掩人耳目,还把美女藏在潘富家里,专供李县令来鬼混。

  这特殊关系维持久了,对潘富来说,好比家里摆一盘肥肉,每次只能看人家吃,哪里受得了?果然有一天潘富忍够了,竟也把美女搂上了床,完事之后更十分负责任:做我家小妾吧。真就堂堂正正纳了。

  把县太爷的相好,堂堂正正纳成自家小老婆,李皋县令能乐意?潘富可不怕:管他乐意不乐意,溧阳地界我说了算,他动我一下试试?果然李皋被戴绿帽后,虽说很生气,却也只能咽下这口气,还派人送了贺礼!

  虽说如此,潘富也知道:本想和县太爷结个交情,这下却得罪得不轻,必须要补救。于是潘富厚着脸皮又找上了李皋:大人您别生气,您要是气不过,我倒有个办法——帮您赚钱!

  咋赚?潘富出的主意叫“科敛荆杖”。溧阳特产拐杖,这下借口给朝廷上供,溧阳县每家老百姓都要交拐杖,交上了就说你不合格,不合格咋办?罚钱!

  李皋这下流口水了:就是,女人算啥嘛,有钱才是王道。立刻一拍即合。这一对本来结了仇的活宝,这下又成了好基友。捞钱工作随即展开,很快就花样翻新。不但要交拐杖,而且在县里过路过桥都要交钱,甚至睡觉也要交税,总之多如牛毛,赚得盆满钵满。

  可溧阳老百姓却忍够了,这俩人不但贪,且十分残暴,交不上钱的百姓,就被他们派人上门打砸,家产全要搬光。这时恰好朱元璋昭告全国,明令惩贪反腐,百姓们也就重燃希望,派读书人黄鲁为代表上京告状,果然也没失望:朱元璋当场暴怒,立刻派了“专案组”,下了逮捕令,眼看正义就要伸张!

  谁知“专案组”到了溧阳,却结结实实碰了钉子!

  惊天大追捕!

  朱元璋的钦差到溧阳后,秉承严办原则,出手就十分顺利:李皋乖乖伏法,逮捕问罪!

  县令都落网了,这事该好办了?错!潘富脚底抹油跑了。起初钦差也不在意:抓!孰料动手就惹麻烦:溧阳县富豪蒋士儒等一干士绅们,摆出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架势,潘富的下落死咬着不说,甚至还高调威胁:抓李皋回去交差得了,再敢捉拿潘富,小心你出不了溧阳县。

  洪武年间的官风,还算比较清明,特别是朱元璋选来做纪检的,基本都是不怕死的硬汉角色。这次也一样,钦差反而怒了:查,挖地三尺也要把潘富刨出来!

  这一刨才知道,溧阳的水真是超级深。潘富怎么跑的?这个作恶多端的恶吏,就是在富豪蒋士儒包庇下,联合周边十三家士绅地主,竟就在“专案组”的眼皮子底下来了个胜利大逃亡,轻松跑到了旁边的广德县!

  “专案组”也不是吃素的,除了明面上严抓外,也还布了暗线,很快查明了确切消息,立刻直扑广德县抓人,谁知又是当头一棒,“专案组”刚动身,潘富就得到了消息,竟轻松跑到了建平县,“专案组”又紧急杀向建平,潘富竟又大摇大摆跑回到溧阳,等到“专案组”怒火中烧奔回溧阳,潘富又藏到宜兴去了!

  整个抓捕过程,强大的朱元璋“专案组”,仿佛一只大笨猫,被潘富这只狡猾老鼠戏耍得吐血。所以这件案子结案后,经办官员给朱元璋的奏疏里哭诉说,真是想来羞愤万分,要真抓不住潘富,只能自杀谢罪了。

  为啥羞愤?不单是抓不住这潘富,而是整个办案过程中,自家“专案组”就像漏风的墙,啥消息都往外漏,而潘富这边神龙见首不见尾,当地官吏更阳奉阴违,处处通风报信,还有恶霸纠集恶奴,沿路追打“专案组”官员,委屈简直一箩筐。

  为啥闹到这个地步?实在是潘富在当地根子扎得太牢,各地土豪都有交情,一整套严密的关系网,轻松就保他脱险。要是放在以往,扑空的“专案组”也就抓李皋交差了,可这是朱元璋反贪的风口上,谁也不敢糊弄,潘富,必須抓!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