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懂得多,我就做谁的徒弟

2017年06月08日 15:43 作者:杨亚雄 来源:《做人与处世》  

  国学大师黄侃生性狂狷孤傲,胡适、钱玄同没少挨他的骂,却非常尊敬老师。

  一年春节,黄侃去给章太炎拜年,刘师培接踵而至。三人围坐一起闲谈,刘师培很羡慕章太炎拥有黄侃这般优秀的徒弟,不觉感叹:“我怎么就不能碰到一个好学生呢?”听到这话,黄侃问:“我来做你的关门弟子如何?”刘师培回答:“别开玩笑了,你的学识足以让人傾倒,再说你早有名师在上,岂可屈尊我的门下?”黄侃立即起身,说道:“只要你不认为我有辱门庭,我就按规矩行拜师大礼。”若不是章太炎阻止,黄侃当即就准备下跪拜师。在章太炎看来,刘师培只年长黄侃两岁,属年龄相仿。而刘师培也以为黄侃不过是戏言,没想到第二天一大早,黄侃用红纸封着见面礼赶到刘家,见到刘师培后倒头便拜,刘师培既吃惊又感动,只能收下这个弟子。

  事后,有人觉得刘师培这分明是好为人师,黄侃亦是作践自己。黄侃却说:“我要学习的《三礼》是刘先生的家学,要是不拜师,怎么能得到真传?就凭在这方面他比我懂得多,我拜他为师,实乃天经地义,这就是大家所推崇的道之所存、师之所存嘛!”一位朋友故意问黄侃:“章先生和刘先生二人,谁读的书最多、学问最高?”目的是试探两位老师在他心目中的地位和分量。黄侃说:“我只能告诉你,刘先生的记忆力无人能及。”这种文不对题的回答,既实事求是,也没有厚此薄彼,却显现出黄侃时刻保持着对两位老师的维护和尊重。35岁的刘师培在收徒不到一年,就英年早逝,悲痛欲绝的黄侃将其墓志铭做成拓片装裱后高悬于书房里,目的是:“朝夕面对,如见师恩。”

  古往今来,大凡成气候者,莫不从尊师开始,通过不断的拜师学艺,博采众长以弥补自身的不足。

  (编辑/张金余)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