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争背后的博弈

 2016/04/16 18:58  金鼎新 《做人与处世》  (130)    

所有生物都有着趋利避害的本能,这种本能同样驱使着人类趋和避战。可是,因为利益而引起的冲突和战争,常常使芸芸众生陷入危险的境地。那些操控战争的大人物会以战争为博弈的手段,甚至在此基础上将战争精雕细琢成一门艺术,进而让本该温馨的人类家园里绽放出血腥、凄美的灾难之花。

博弈的技术与策略每每在战争中被发挥得淋漓尽致,时间与空间的选择与设定,赴死者与领导者的协调与统一,无不为血与刃的搏杀抹上了一层理性的油彩。前苏联元帅朱可夫看见士兵前仆后继战死沙场,不禁感慨道:“战争对于普通士兵和低级士官而言,就像一部巨大的绞肉机。”这位号称“统帅中的统帅”的人一以贯之地以50%以上的伤亡率战略赢取最后的胜利。在基辅战役中,有近60万苏军被歼灭,66万人被俘。一名普通士兵在这场博弈中也许只是一种无畏而又无谓的铺垫,而成千上万的将士们的鲜血的浇灌,最终催生出了令人瞩目的成功之花。战争,会使无数士兵的生命过早地走向终点,而那些将军们则会将鲜血和生命铸就的勋章挂上自己的脖子上,并由此而获得战争胜利带来的巨大红利。大人物之间的博弈,总是精彩绝伦而又深不可测,庸常之人很难看透其中奥妙。当阿房宫被焚,黄龙府被捣,那些为之冲锋陷阵的士卒们真该问一句:这是否也是我的胜利?

那些喋血疆场者真的不知道生命的可贵吗?美军的《战术手册》上的第一条即为“在危险的情况下,首先要保护好自己的生命”。但是不要忘记,士兵的天职永远是服从,而服从永远优先于任何《战术手册》。所以,面对战争,士兵的自由空间是极为有限的,有时甚至接近于零。而就在这不堪一击的空间里,荣誉感与责任感成了强有力的纽带,将国家与个人维系在一起。这种人类独有的无形的纽带,是一种普遍的存在,千百年来,融入了人们的记忆基因里。当年美国士兵英勇无畏地空降于西欧大陆,他们在文学作品中被誉为“高尚的天使”。这种荣誉感可以吞噬恐惧,也可以吞噬理智。在美国本土,据说当时是这样动员青年参军的:“如果你今天不奋起反抗,明天敌人就会从西海岸登陆加州,而你就再也享受不到阳光与海滩了。”于是,美国人民的爱国热情与民族认同感一下子被激发出来,肾上腺素提高了不止一个量级。他们兴冲冲地参军了,并没有意识到从踏上火车的那一刻起,自己的生命就成了公共财产。

如果我们冷静地思考一下就会发现,战争的博弈从根本上讲是不分正义与非正义的,敌我双方的手上都会沾染上无辜者的鲜血。而从博弈的结果来看,则可分为目标的达成者与未达成者,站着的人或躺着的人。一切侵略性战争的发动者,对全人类是定然有罪的。但就执行者个体(尤其是下级将士)而言,并非皆为道德缺位者。在德军军官的指挥所中,盟军就搜出了康德的著作《永久和平论》。抵抗性战争的参与者,一个个也并非都是道德高标。苏军开始反攻德国时,也是烧杀抢掠。战争是一个魔,它让人性逃逸,兽性进驻;它遵循丛林法则,弱肉强食。波兰皇家骑兵曾为欧洲最强陆军,当德军东进,他们手持马刀无畏地冲击坦克,高唱出热血与荣耀,但最终全军覆没。美军的“地狱十字”笼罩东京,上千吨燃烧弹咆哮全城,无数平民化为焦炭,河流因高温成了天然的锅灶,企图入水躲避的平民全部漂浮在河面上,不成人形。二战最终以美军空袭的大胜而告终。在多数人的眼中,日本是一个令人发指的民族,他们只为自己的利益努力,只遵循强者法则,他们对于强大的、先进的民族,俯首称臣,不断学习;对于弱小的、落后的民族则予以毁灭。但我们不得不承认,这种理念在见血与不见血的博弈中是十分有效的。

任何一个国家都极力在战争博弈中寻求“不战而屈人之兵”的策略,但着眼大局,诉诸武力有时却是更好的选择。21世纪以来,以“世界维和者”自居的全球霸主美国,是挑起争端与暴力最多的国家,没有之一。美军的每次出动,都耗资上亿美元,发动机里喷射的是货真价实的美元,而一毛不拔的美国国会却从不在这方面显示出一丝吝啬。我们有充分的理由相信,美国绝没有抛弃利益的贸然行进。那些任何一国都不愿外流的世界性宝藏,自然而然地会成为强者争夺的目标,“近水楼台先得月”的风格在今天已不再是一种常态。获取利益,永远是博弈者的第一法则。没有利益的博弈是不存在的,不借助博弈而取得利益也是不存在的。所谓的和平年代,不过是博弈者之间的合作与分化、对立与融合不断变化而造成的一种相对短暂的平衡。一旦找到窍门、掌握规律的博弈者在诸多对手中脱颖而出,世界上的战争之火又必将重燃。

“战争之火,最终必将点燃玩火者的战袍。”战争史告诉我们,战争博弈的结果不是你死就是我亡,是达成不了所谓的共生共荣的。终有一日,战争这把双刃剑的一侧必将割破持剑者的脖颈,血流如注。所以,战争是没有最终的获益者的。在一场场没有完胜策略、看不到停止迹象的战争博弈中,人类,只会迷失方向——生化、核能、激光、基因、病毒等等领域衍生出来的武器会将巨足踏遍全球。它们将共同催生出一朵鬼魅的恶之花,向人类狞笑。

王淦生老师点评

一位高中生能写出这样一篇反思战争的文章,着实令人佩服。从写作的角度上看,这样的大主题是不好驾驭的,需要有对历史的充分积累,有成熟的世界观。尽管作者的观点不无偏颇和悲观之处,但反对、厌恶战争的情感和思想却跃然纸上,很是令人欣慰。的确,战争,不管是正义的还是非正义的,总会在物质和精神上带给人类巨大的损失和创伤,而且这种损失和创伤很多还是不可弥补和修复的,它永远会成为一道难以弥合的疮痂呈现在人类历史的肌肤上。所以我们在歌颂正义战争的同时,应当竭力遏止战争的发生,还世界以和平与安宁!

(编辑/张金余)

 赞  0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7 + 1 =